言情小說 墨唐 txt-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省下四十萬貫展示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一文钱难道英雄汉呀!”
数学一脉中,祖名君哀叹一声。
看到墨家和医家的如日中天,数学一脉也是颇为心动,算学一脉同样也有推广困难,举步维艰的困境,何尝不想让设立算学一脉的奖项,让算学发扬光大。
然而名誉和奖牌算学一脉都可以给,关于奖金祖名君却毫无办法,那毕竟是万贯的钱财,就是将祖家卖了也凑不够万贯钱财,更别说还要是每年都要支付万贯钱财的奖金。
“不行,算学一脉正处于关键时期,绝不能半途而废,如果天下人才都被儒墨医抢走,何人来钻研算学。”祖家家主坐卧不安道。
兼修百家只有墨家子一人,然而很多人穷其一生智慧钻研一门百家,就算这样有所小成已经足够了,如果算学一脉不花重金吸纳人才,那算学一脉迟早会在这场百家争鸣中败落下来。
“那可是万贯的奖励,至少需要二十万贯的本金,放眼天下,除了儒墨医三家,谁能一次性拿出来。”原本视金钱如粪土的祖名君第一次感觉到钱财的重要性,别说是一次性,就是分批也拿不出来呀!
祖家众人不由沉默,祖家也是算是当地有名的富户,但是面对二十万贯的巨款他们也只能感觉到绝望。
“要不去求助墨家子。”祖家家主试探的说道。
“那岂不是让百家认为是算学一脉投靠墨家。这怎么可以?”一位祖家老者勃然大怒道,诸子百家无论实力大小,但是自命不凡,又怎能甘愿承认墨家子的问题如何才能够将。
“我的意思墨家子计谋无双,也许会有主意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再说,那可是二十万贯,如果墨家真的能够一次拿出二十万贯,就让算学一脉卖给他又如何?”
祖家家主有些无奈,这些老一代极为顽固,更是将算学一脉的荣誉视若生命,然而百家争鸣可不等人,一旦错过这次,算学一脉将遗憾终身。
祖家老一辈不由默然,他们有心反驳,可是面对二十万贯的巨财,他们也不仅有些心虚。
“不止如此,说不定墨家子另有奇计。”一个祖家老人尴尬道。
祖名君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走一趟墨府。”
祖名君起身,叹息一声朝着墨府而去,一边是算学一脉的未来,一边是算学一脉的尊严,这让他也陷入两难之中。
来到墨府之中,却发现前来求助的可不止算学一脉的,道家外丹一脉的长生道长早已经到来堵住了墨顿。
“墨家和道家外丹一脉同气连枝,一同研究天下至理,墨侯可不能坐视道家外丹一脉没落呀!”长生道长大义凛然道。
傲娇医妃
长生道长可是骗子出身,可不讲究什么尊严问题,为了让道家外丹一脉发扬光大,他可是毫不犹豫的找上了墨顿。
墨顿气急而笑道:“道家外丹一脉也想设立奖项,你们连元素…………,连系统性的理论都没有总结出来,你让别人怎么学?”
长生道长尴尬一笑道:“正是因为道家外丹一脉起步晚,所以才更要吸引人才,奋起直追,否则新生的道家外丹一脉,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消散,结果比墨家沉寂千年来凄惨。”
墨顿大手一摆道:“你放心,如果道家外丹一脉消亡,我墨家将会接过这个重任,将其并入墨学奖中。”
长生道长勃然大怒道:“我就知道你墨家子居心不良,存有吞并我道家外丹一脉的野心,贫道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墨顿翻了个白眼道:“那你道家外丹一脉现在有多少钱!”
长生道长顿时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研究道术实在是太耗费钱财了,道家外丹一脉犹如一个无底洞一般,真金白银都填不满。
“道家外丹一脉虽然没有钱,但是我们有染发秘技,铁还原秘技,水泥秘技。这些总能值不少钱吧!”长生道长嘴硬道。
“失去了这些秘技的利润,道家外丹一脉哪来的资金投入,单凭皇家的扶持,杯水车薪罢了。”墨顿冷哼道,打断了长生道长不切实际的幻想。
“数学一脉也准备设立奖项!”墨顿看着祖名君皱眉问道。
祖名君点头道:“算学一脉已经有了充足的数学理论,然而一直以来世人却并不愿意学习算学,为了算学一脉的未来,设立奖项已经是势在必行。”
墨顿点了点头,道家外丹一脉设立奖项的时机并未成熟,然而算学一脉的奖项已经足够成熟了。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算学一脉虽然时机成熟,但是我等却不通工商,无法筹集巨额的财富作为奖励,今日前来特来向墨兄求教!”祖名君叹息道,算学一脉和道家外丹一脉正好相反,学术理论已经达到了,但是却没有钱。
墨顿眉头一挑,差点没有跳了起来,算学一脉这几乎是再说,要不墨家出钱吧!
“算学一脉现在筹集了多少钱?”墨顿试探的问道。
“两千贯钱!”
祖名君郝然道,这两千贯钱比这墨家村的二十万贯虽然相差很远,但是已经是算学一脉的全部家底了。
墨顿摇了摇头道:“墨家村现在刚刚度过危机,能够筹集二十万贯已经是抽空了钱财,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财,相助算学一脉,而且就是墨家有这笔钱,恐怕也不能相助算学一脉,。”
祖名君不由一楞,不解的看着墨顿。
墨顿郑重道:“诸子百家能够传承至今,都是不可能是外人扶持起来的,需要自己的百家自立自强,才能发扬光大,靠外人终究是镜花水月,如果墨家真的替算学一脉举办数学奖,那未来的算学一脉恐怕将失去了独立的地位,那才是百家最大的悲哀,百家可以合作,但是绝对不能有从属,否则只会畸形,只会被阉割,就像如今的史家再无太史公的遗风,如今的法家礼大于法。”
“墨家大义!”祖名君心服口服道,虽然墨家如日中天,但是墨家却从未想着欺压其他百家,而是选择和其他百家合作。
“你别听墨家这小子忽悠,他是不想出这个钱,现在墨家村没有钱,再过一段时间,难道墨家村还没有钱么?”一旁的长生道长毫不留情的拆台道。
墨顿尴尬一笑,话语一转道:“二位误会墨某了,并非墨某不愿意帮,而是算学一脉不需要帮,单凭算学一脉自己这个的奖项也并非没有机会完成。”
“还请墨兄教我!”祖名君郑重请教道。
墨顿正色的看着祖名君问道:“不知道祖兄可曾想过算学一脉的未来,单单用奖项吸引人才不过是寥寥数人而已,其成就上限也会大大折扣,学习儒学可以做官,学习墨学可以做墨工,学习医者可以做大夫,祖兄可曾想过,学习算学之后可以做什么,世人为什么要学习算学。”
工場長短篇集
祖名君不由一愣,心中顿时一阵迷茫。
“会算账,做账房?”祖名君有些心虚道,这个职位怎么看都有些不那么高大上,吸引不了多少人才。
然而没有想到墨顿竟然点头道:“虽然不中,但是也不远也!”
“啊!”祖名君顿时有些心灰意冷,难道算学一脉真的只能给别人做账房。
墨顿朗声道:“世人皆爱钱财,以大义哄弄人,那是儒家的把戏,然而对普通百姓来说,发财才是最为现实的,想要富裕,那就必须要用到算学,算学一脉在店铺叫账房;在作坊叫会计;在朝堂,算学应用最多的是民部,民部才是算学一脉的未来,因为算学一脉天生乃是为了管理天下之财而生的,甚至未来足以主导大唐的经济。”
“算学一脉入主六部之一,管理天下之财!这怎么可能?”祖名君不由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墨顿,连他都没有想到算学一脉竟然如此前途。
“怎么可能?我等诸子百家,如果仅仅想着给民间的的商户记个账,那尔等还是尽早退出百家争鸣算了。”墨顿怒斥道。
“不错,我等乃是诸子百家,如果不明白自己的定位,那和愚民又有何不同?”一旁的长生道长虽然刚刚拆台,此刻却傲然道。
祖名君顿时被激的脸色涨红,大声道:“不错,礼部官员都是儒家掌控,真正记账的还不是我们算学一脉的人,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我算学一脉的人来坐。”
墨顿点头道:“不错,然而口说无凭,天下有谁相信你算学一脉可以胜任管理天下之财的重任。”
農家俏廚娘
祖名君顿时犹如斗败的公鸡一样,呆在那里。
是呀!算学一脉虽然精于算术,最后的功劳全部都被儒家所占据,而算学一脉出力不讨好,更没有表现的机会,谁又会同意让算学一脉出头。
“还请墨兄指点算学一脉。”祖名君并非是愚笨之人,短暂的失落之后立即反应过来,诚心向墨顿请教。
墨顿话语一转道:“而如今算学奖的奖金正是一个契机,两千贯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是想要存银行吃利息是不可能的,如果算学一脉利用这两千贯钱作为本钱,利用先进的算学知识来计算当前能够赢利的行业,入股当世最赚钱的行业,一部分盈利作为奖金,一部分盈利重新计入本钱,如此利滚利,让算学一脉的本金不断增加,有朝一日,当算学奖的本金达到二十万贯的时候,那就是算学一脉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
“用两千贯钱赚到二十万贯!”祖名君不由一震,这可是一个绝不可能的任务。
“不可能?当年墨家村入长安城的时候,还没有两千贯钱呢?现在也不过是十年的时间,如今大唐盛世在即,算学一脉精于计算,正是大展身手的机会,而且以算学一脉诸子百家的能力和名声,相信定然会找出能够赚钱的行业,也能找到愿意合作的人。”墨顿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向一旁的长生道长。
“道家外丹一脉!”祖名君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墨顿的打算。
“长生道长,道家外丹一脉大都醉心于道术,而且不善经营,如果外丹一脉能够和算学一脉合作,让天下最善于计算之人来为道家外丹一脉经营秘技作坊,当外丹一脉理论大成之日,定然是道家外丹一脉一飞冲天之日,不知道道长是否愿意。”墨顿向长生道长问道。
“贫道求之不得!”长生道长不由一喜道。
正如墨顿所说,算学一脉可是天下账房的祖宗,最为精明不过,如果能够让算学一脉经营道家外丹一脉的作坊,那外丹一脉将不再面临钱财短缺的风险。
墨顿回过头来,看着祖名君道:“算学一脉一直没落,其一在于其自身学习难度,其二就是让世人看不到好处,如果让天下人知道,算学一脉小可以让富一家,大可以富一国,就是再难,天下求财之人也会趋之若鹜,争相学习算学,那个时候才是算学一脉大兴之日。”
“墨兄大恩,算学一脉永生难忘,小弟这就回去和祖家前辈商议此事。”祖名君顿时醍醐灌顶,郑重朝着墨顿躬身一礼,和长生道长联袂而去。
墨顿顿时松了口气,他为了省下四十万贯可谓是煞费苦心,好在他用三寸不烂之舌,将两家糊弄走,如今墨家不用出一份钱,还皆大欢喜。
“我真的是一个精灵鬼。”墨顿嘿嘿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