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神獸召喚師 起點-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尋夢林中遇故人閲讀

神獸召喚師
小說推薦神獸召喚師神兽召唤师
不知道是因为李振邦太过于疲惫了,还是因为从龙龟的手中逃出生天所以放松了下来。
阿尼那之歌
当李振邦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早已经是烈日当空,森林里传来各种鸟叫虫鸣,彰显着森林的活力。
“这里是哪里?”李振邦伸了一个懒腰以后,有些慵懒的问着身边的翼鸟兽。
翼鸟兽很人性化的耸了耸肩膀,它哪里都没有去过,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是哪儿?它只是尽可能带着李振邦朝着内陆逃窜,感觉安全它就降落了。
后来獬豸他们也赶了过来,精灵鼠多多将他们全都收进了后天袋之中,留下了翼鸟兽独自守护在李振邦的身边。
夏日的天空如此湛藍、於是我喜歡上了你
倒不是翼鸟兽有多么强悍,而是这片森林里面没有魔兽,凶悍点的也就是一些小型的野兽而已,有翼鸟兽保护足够了。
退一步说,就算李振邦的真的遇到危险了,多多也能及时控制其他魔兽出来保护李振邦,毕竟他可以自由控制后天袋。
“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李振邦说着,将翼鸟兽收回到了后天袋之中,然后将多多给释放了出来。
“多多老哥,这里是哪里啊?你不会说你也不知道吧?”李振邦笑着调侃道。
“笑话!陆地上还能有我不知道的地方?这里是寻梦林。”多多爬上了李振邦的肩膀说道。
“寻梦林?那我们离永寿城不是很近了?”李振邦很是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和穷奇融合结束以后,竟然被翼鸟兽带到了这里。
寻梦林在暮夜联邦算是很有名的地方了,因为这里盛产希望的地方。
倒不是说来到这里就能实现愿望,最开始这里是相爱的青年男女喜欢来的地方,他们会到这里种下一棵树来见证他们的爱情。原本这里只是一片小树林,慢慢变成了一片广袤的大树林。
后来因为这里的树太多了,想要在这里种树已经不容易了,于是人们又想出来一个办法,在树上挂上写着愿望的彩带。
起初这些彩带依然是写着关于爱情的,后来亲人出征或者思念某人的时候,也会有人在这里挂彩带,慢慢的这里就变成了人们许愿祈祷的地方。当然,与爱情相关的彩带永远都是数量最多的。
李振邦一边换着干净的衣服,一边和多多询问当时的情况。
獬豸他们回来以后,三个人都很虚弱,獬豸也许是因为强行突破九阶的原因,身体是最虚弱的,狰是三个人里面相对来说状态最好的,不过也很是疲惫。
龙龟在他们三个的夹击下受伤逃走了,他们也不想放走龙龟,但是他们当时已经没有了留下他的能力。
他们三个虽然没有受什么重伤,但是消耗很大,獬豸最后根本就是强撑着唬龙龟,要不是狰和毕方把他给架回来,獬豸自己都有可能回不来了。
虽然狰和多多介绍的轻描淡写,但是从他们三个的状况可以看出来,战斗绝对不简单。
当李振邦刚刚脱离龙龟释放的圣域的时候,圣域瞬间变成了火红色,流露出来的气势将翼鸟兽吓得够呛,这也是它为什么会玩命的飞这么远才停下来。要知道海丰城和永寿城之间的距离可不近,骑马至少也要一整天的时间。
李振邦换好衣服以后没有继续停留,而是根据多多的指挥,直接朝着永寿城赶去。
和龙龟的战斗让他真切的感觉到了自身实力的不足,本以为经脉打通了一半的自己已经可以顶半边天了,结果和穷奇融合以后却依然是众人的累赘。这让他心里很难接受,也就更加渴望抓紧时间吸收内丹提升实力。
在寻梦林深处,李振邦几乎没有看到什么许愿彩带,可是当他走到寻梦林外围的时候,每棵树上都挂满了许愿彩带。有些许愿彩带都已经褪色破烂了,甚至有些彩带都已经和树融为一体了。
李振邦无意间瞥到了一条已经有些褪色的彩带,上面的文字也有些模糊,不过勉强还可以看清。
忽闻边塞战歌起,惶恐夫君立功急。不求闻达高官立,只愿平安将身惜。日日为君梳妆毕,夜夜翘首盼归期。
这条彩带应该是一名妻子为边境的丈夫祈福的,不求他立下赫赫战功衣锦还乡,只希望他能平安归来。
战争总是残酷的,也不知道这对恋人最后结果如何了,李振邦不由得摇头感慨起来,“唉!可怜边塞冢中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啊!”
感慨完以后,李振邦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未来和亡灵魔法师的战斗必然会比一般的战争更残酷。到时候自己会不会也成为一具冢中枯骨,别人的春闺梦里人呢?
想到这里,李振邦的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不过很快他的眼神就变得更加坚毅起来。就算自己成为冢中枯骨,也要把大姐李若月给救出来。再说了,最后谁是冢中枯骨还不一定呢!
万道龙皇
李振邦握紧双拳,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寻梦林的边缘到处都是来祈福许愿的人,不只是少男少女,还有很多中年妇女,甚至还有不少的白发苍苍的老人。
李振邦心中很是不解,这里一般都是年轻人的天地,中年妇女一般是为丈夫祈福的,老人一般都是为了子女祈福的,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中年妇女和老人,难道又要打仗了不成?他没有听说过暮夜联邦要和哪里打仗啊?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人蜂拥祈福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不是暮夜联邦要和哪个国家打仗,而是因为他们听说了海丰城的事情,以为海魔兽又要攻城了,这是他们在为海丰城中服役的丈夫和子女们祈福,希望他们可以平安无事!
李振邦放慢了脚步,听明白了他们的祈祷以后,不由得有些尴尬,没想到整个事情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他自己。
“振邦?”就在李振邦低着头想要加快脚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于是疑惑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结果发现叫他的人是一个长得还算是英俊的人类男子,别看他身上的穿着很朴素,但是整个人却散发着贵族的气息,不过眼神却显得很是忧郁,仿佛有着不一般的故事。
看到这个人李振邦愣了一下,他对这个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一时之间却忘记了在哪里见过了。
“真的是你吗?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我是孟庭安啊!”男子脸上很是激动,但是眼神里还有些拘谨和不安。
“孟庭安?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振邦一下子想了起来,原来面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曾经在金广城的矿场救下来的孟庭安。
孟庭安是原金广城副城主孟俊儒的儿子,孟俊儒全家老少连带仆人丫鬟全都被现在的副城主侯光祖私下里杀害,只留下了孟庭安一个人。
为了从孟庭安嘴里套出来金广城那条矿脉的消息,以及那本被私藏起来的毒书《鸠毒蛊书》,侯光祖并没有杀死孟庭安,而是把他扔在了矿场折磨他。
最后李振邦在金广城调查亡灵魔法师的时候,无意中把他给救了下来。
孟庭安对《鸠毒蛊书》有一定的造诣,发现了李振邦身上中了毒龙刺的毒,分别的时候说下次见面的时候要帮助李振邦将毒给解了。
“我是来寻找帮你解毒草药的,这些日子已经凑的差不多了,不过看你现在的情况,身上的毒已经解除了,这草药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孟庭安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他本来是想要帮助李振邦解毒,以此来弥补一些心中的亏欠。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这些日子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虽然心中难免有些失望,但是李振邦能把毒给解除了,也算是一件好事。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为了我的事情奔波了这么久。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吧?”李振邦笑着回应道。
自从他把潜伏在体内的毒龙索多玛解决以后,中的毒龙刺的毒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后来他发现自己对毒属性拥有了很强的免疫力,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天 蠶 土豆 元 尊
“多亏了你们,我不但没有什么事,实力还精进了不少,没准我很快就能突破成为一名黄金战士了!”孟庭安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兴奋。
李振邦看着孟庭安有些出神,他有种错觉,仿佛是在看另一个自己一般。
面对苦难无非是两种结果,一种是沉沦其中无法自拔,自暴自弃;另一种是与苦难对抗来激发自己的潜力拼命成长。
折紙寶典
“你怎么了?”看到李振邦的眼神有些飘忽,孟庭安轻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既然我的毒已经解了,你也不用四处寻找草药了,以后有什么打算?”李振邦问道。
“我准备先突破到黄金战士,然后回到金广城找找机会。这段时间我在帮你寻找解毒草药的时候也没有闲着,亲手为他们调配了一些好东西!”孟庭安的眼睛里闪过一道让人战栗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