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 ptt-第708章抵達洛陽看書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708章
长孙皇后认为是李世民膨胀了,但是这样的话不能说,毕竟,现在他们翁婿两个人有了隔阂,这个隔阂,可能会给李世民带来很多的麻烦,而这种麻烦也会影响到大唐的布局,包括大唐的发展,李世民坐在那里考虑着。
“这孩子从一开始说就不想当官,就想要玩,你是知道的,这些年,他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丽质常和我说,说他现在教书,比之前还累,每天回来都是需要备课的,他常说,这些孩子不错,有一些孩子是有天赋的,
他们以后能够带着大唐走向更高的高度,每次说到这个,他都很兴奋,臣妾听后,也是非常高兴,这是慎庸喜欢的事情,既然喜欢,就让他一直坐下去,但是,你们不该这样的,慎庸都说了不能打,你们还要打,现在好了,20余万将士折损,给朝堂带来多大的麻烦啊!”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继续开口说道。
“朕知道,朕就是想着,这件事错在朕,让他原谅恪儿,朕也知道,恪儿这件事是做的不对,但是这件事不是恪儿想要去做的,是那些亲王逼着他去做的,甚至说朕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就默认了这件事,恪儿来承担这件事,有点严重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长孙皇后叹气的说了起来。
“可是谁来给浩儿一个交代呢?谁来弥补浩儿的损失呢?你如果想要打,你可以召集浩儿说清楚,让浩儿出谋划策,为何要把浩儿排除在外呢?”长孙皇后继续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诶!”李世民听后,叹气了一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个也没有什么用了。
“你这段时间,看看多让浩儿进宫几次,多帮朕说说话,朕也会过来!”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长孙皇后说道。
“好,但是臣妾就怕他不来啊!”长孙皇后叹气的说道,
而此刻,在外面,很多大臣现在还在弹劾李恪,毕竟现在伤亡这么大,前线的将士,你是不能弹劾的,他们是有功劳的,他们杀敌这么多,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波斯那边的抵抗力度会这么大,
所以,这个责任谁来担,不可能让李世民来担,太子也是反对过这件事的,那么只能让李恪和李泰来的担,
所以,那些大臣现在可不会对他们客气了,死了这么多人,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而且对于以后远征波斯还是带来这么大的麻烦,那些大臣们不可能不上弹劾奏章,纷纷盯着李恪和李泰不放,
第二天,韦浩收拾好了东西,马上就前往洛阳了,韦浩带着下人先过去,收拾府邸,李丽质他们后面过来,而韦浩刚刚出了长安城,这边的李世民就知道了。
“什么,就过去了?”李世民吃惊的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来报信的人。
“是的,皇上!”报信的人马上拱手说道。
“诶!”李世民无奈的坐了下来,对着那个报信的人摆了摆手,接着就是一个人坐在宫殿里面,考虑着这件事,而李恪和李泰知道韦浩离开了京城后,也是吃惊的不行,他们想要去追,但是也清楚,追是追不上的,韦浩不可能会跟着他们回来,两个人也是非常无奈,
傍晚,韦浩就抵达到了洛阳,此刻,洛阳别驾是房遗直,现在房遗直升迁非常快,估计下一步就是要到长安去担任少尹了,再过几年就需要到六部去担任官职。
“见过夏国公!”房遗直在洛阳城门外面,看到了韦浩的马车过来,马上拱手喊道,韦浩掀开了窗帘,看到了是房遗直,马上下来了。
“你怎么还来迎接了?”韦浩下了马车,笑着问了起来。
“那当然是要来迎接的,你可是别驾啊,我可是在你手上干活,不来迎接那能行?”房遗直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嗯,不错,洛阳城在你的治理下,还是不错的,百姓也是明显多了!”韦浩笑着对着房遗直说道。
“那是全靠韦沉,如果不是韦沉,提前打好了这个基础,我来这边也不会当的这么舒服,请!”房遗直对着韦浩说道。
“请!”韦浩也是点了点头,两个人就是步行进入到了洛阳城内,现在洛阳城可是非常大的,扩建了,韦浩也是回来过几次,每次回来,都是发现有不一样的地方。
“慎庸,等会去我别驾府吃饭,我可是准备好了,没什么人,就我们两个,其他人我也没有叫!”房遗直对着韦浩说道。
“嗯,好,别叫那么多人,咱们两个喝酒聊天也是可以的!”韦浩笑着对着房遗直说道。
“我就是这么想的,这次,朝堂远征波斯,那是明显不对的,可惜,没人听你的,现在我们那些地方官员,也是意见很大,今年下半年开始,我们的返税就一直没有下来,朝堂还欠我们80多万贯钱的补贴,现在我们还需要办事呢,
洛阳这边还有一些路还没有修好,而且,学堂这边也是需要花钱的,还有就是,一些工程的钱,我们还没有和那些人结清,这笔钱不下来,我们真是不好办了!”房遗直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韦浩一听,皱了一下眉头问道:“还差多少?”
“最少差40万贯钱,本来还有一些的事情是要做的,之前都已经计划了,但是马上就要结冰了,事情做不了,只能等明年了!”房遗直对着韦浩说道。
“还差这么多,洛阳这边没钱了?”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朝堂还差我们80万贯钱的补贴,另外,三个月民部从我们这边提走了100万贯钱,民部没钱了,从我们这边借的,我给你写过请示,你那边同意了,这不,哪有多少钱了,剩下的钱也只是能够维持洛阳的运转,税收方面我们都是需要押解到京城的,但是他们不给我们返税啊,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房遗直对着韦浩说道。
“嗯,年前你去要回40万贯钱,其他的钱让他们先欠账,没有钱可不行,我们不能让老百姓垫钱做事情,如果实在没有,你就来找我,我从我家库房里面调动40万贯钱给你!”韦浩考虑了一下,对着房遗直说道。
“是,那就好有你兜底就好,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去追问的,行,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房遗直对着韦浩说道,
夜夜贪欢:闷骚王爷太妖孽 小说
很快,他们就坐在马车到了别驾府,韦浩的那些家丁,则是去了韦浩在洛阳的府邸当中,他们要去收拾东西,要去布置,而韦浩和房遗直则是坐在客厅这边,在吃饭了。
“慎庸啊,这次我大唐亏大了,损失也大了,明面上的损失还是小的,暗地里的损失不知道有多大,不说其他的,就说我们洛阳出动了2万军队去远征,回来了1万3000余人,
但是残疾的,超过了5000人,这些人,可是需要朝堂花钱的,另外抚恤金,朝堂出六层,我们地方上要出四成的,牺牲了6000余将士,每个将士按照现在的补贴是200贯钱,这就是120万贯钱,
那还是小事情,关键是对于他们的家属,每年还需要花费5贯钱到50贯钱不等,毕竟要看他们有多少孩子,一个孩子补贴5贯钱,如果没有孩子的,就需要补贴其父母,一个人也是五贯钱,有的人家里十几个孩子,一年就是60贯钱,光这里,我算了一下,一年就是20万贯钱,你想想啊,这个对于我洛阳来说,是一个多大的压力!”房遗直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今年的钱,给他们补贴了吗?”韦浩坐在那里,问了起来,
“全部花完了,但是明年呢,后年呢,每年可是需要这么多,到了十八年后,估计是要少很多,但是现在,诶,我们洛阳还能承受的住,但是一些地方,压根就承受不住,如果朝堂不给钱,他们是真的很难承受住的,
这些,可是需要大量的钱财,还有那些残疾的士兵还没有算,到时候还要安排他们的生活,如果家里有地的,那就算了,如果家里收成低的,我们是需要负责的,钱可是不少的!”房遗直继续坐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据我们估算,往后,每年朝堂需要拿出500万贯钱来补贴这次作战的将士,500万贯钱啊,可能需要支付差不多十几年,这笔开支,那是必须要的,如果打下了波斯,那还好说,可是没有打下啊,还要打啊!
我们地方上的官员,对于这次远征失败非常的不满意,尤其是得知你反对这次作战啊,更加如此,我们早就上书反对这件事,但是没人打理我们!”房遗直还是在那里抱怨说道。
“嗯,没事,500万贯钱对于朝堂来说,是形成不了压力的,大唐的税收多少,我是知道的!”韦浩的了点头,宽慰房遗直说道。
“嗯,先看着吧,反正影响巨大,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你都反对了,他们还要坚持去打!”房遗直苦笑的说道,喝完酒后,韦浩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憧憬之人是42歲的男妓
馴悍記:絕情莊主別太狂 小說
第二天,韦浩啥也不干,就是提着鱼竿去钓鱼了,自己来洛阳就是来放假的,来休息的,什么事情也不想管,但是在京城那边,现在那些大臣们也知道,韦浩不去学堂了,而是去洛阳了,
也没有人知道韦浩是从此不去教书了,还是说,就是去放假一下,如果是放假,那些大臣们心里还是放心的,如果是从此不去了,那到时候就麻烦了,
这天上午,李慎直奔承天宫这边,现在学堂放假,所以没什么事情,但是过两天就要上课了,现在他的师父不在,到时候学堂那边上课了可怎么办?很快,李慎就到了李世民这边。
“父皇,师父去洛阳到底是去看一下,还是如外界说传闻的那样,师父不回来了?”李慎站在那里,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嗯,如外界传闻的那样!”李世民头疼的说道,现在韦浩都已经去了洛阳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不是,父皇,师父为何去洛阳呢?之前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慎非常不理解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诶,慎儿啊,其中的事情,你不知道,父皇就问你,慎庸不在学堂那边,你能够继续教导那些学生吗?”李世民看着李慎问了起来,这个才是关键。
“那不可能的,低年级是没有问题,但是高年级的呢,我可管不了这么多,而且,很多知识,我要是一知半解,如何给那些学生们解答,况且,这件事如果师傅不在,到时候我们学堂的研究方向该往什么方向,我们也不清楚啊!”李慎站在那里,很发愁的说道。
“研究方向?研究什么?”李世民不解的问了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按照师父的计划,高年级的那些学生,要开始进行研究了,就是研究格物,算术方面的东西,估计在今年冬天就可以开始了,师父说,先要做基础的研究,等我们完全掌握了那些知识点后,才能开始研究高深的东西,但是,现在师父不在长安,可如何是好啊?”李慎着急的说道。
“你不知道?”李世民也是盯着李慎问了起来。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现在还在学习呢,师父肚子里面的东西,我们就是一辈子也学不完啊,现在还有很多知识点我们都没有碰过,父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接下来学堂那边该怎么办?”李慎很着急的说道,
“诶,慎庸那边,算了,父皇和你说不明白,你有办法请你师父回来了吗?”李世民听到李慎这么说,也是无奈,他也希望韦浩回来啊,但是现在韦浩不可能回来的,只能让李慎去试试。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么去劝师父回来啊?”李慎也是无语的看着自己的父皇,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嗯,你去试试,对了,等一下,等会卫国公会过来,到时候你和他一起去试试!”李世民对着李慎说道,他刚刚派人去请李靖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