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 愛下-第二千一百十六章 軍人楷模熱推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在那修养了几天,已经没有大碍了,其实主要就是疲惫饥饿导致的。
李之峰的胳膊不免落下病根,遇到阴雨天会酸疼,那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重庆方面已经有消息传来。
戴笠的电话,让孟绍原安心养病,天塌下来不管。
易鸣彦带领的卫队,已经星夜启程,直奔云南腾冲。
长官卫队几乎全军覆灭的消息,让易鸣彦痛心不已。
来到重庆,他们都被编入了军统局行动处快速反应中队。
这次去缅甸,孟绍原没有带着他们。
这也成了易鸣彦、苏俊文等人最懊悔的一件事。
否则,跟着远征军,跟着长官,也许能多活下来不少人吧?
起码,能多杀些小鬼子。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反正这次在来的路上,易鸣彦和苏俊文一合计,曹瑞成、石永福他们都阵亡了,身为长官第三代卫队成员,这次怎么也都不离开长官半步了。
在重庆,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孟绍原在军统局内部,被竖立成了“军人楷模”!
事情起因也简单。
正好在腾冲有个记者,是军统的,专门负责替《中央日报》采访远征军将士的。
一听说孟绍原脱险了,这记者立刻变得兴奋起来。
孟绍原这三个字,在别的地方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中日情报界那是如雷贯耳的。
这记者也不认识孟绍原,也没采访过孟绍原,但身为军统一员他对孟绍原极度崇拜。
極品修仙神豪 陸秋
凭着道听途说,展开丰富想象,再加上妙笔生花,于是当日孟绍原的突围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形象。
“就看到孟中校骨瘦形销,几欲站立不稳,踏入国境,绍原所余唯一,驻一杆,大手一挥,呼啦啦一面旗帜迎风招展,正是那青天白日满地红……我边防官兵见之无不垂泪,齐声高呼万岁……绍原慷慨而言,命可绝,国旗不可弃之,领袖精神不可忘之,民族精神不可抛之……”
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
当日孟绍原和李之峰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走出了野人山,身上能扔的全都扔了。
看到自己兄弟,就差嚎啕大哭了,还一本正经的慷慨而言?
将心独宠,下堂妻的春天
戴笠一看,便知道这份报道根本就是炮制出来的。
唯一真实的,大概就是“几欲站立不稳”这句话了。
但偏偏就是这片报道,却帮了戴笠一个不小的忙。
这次远征军出国作战,大量军统特工随军。
军统特工一样伤亡惨重。
无数的远征军将士没有能够走出野人山,无数的军统特工一样也没有能够走出来。
戴笠急需要提振士气。
这篇报道就在这个时候适时出炉了。
戴笠迅速把孟绍原定为了“远征英雄,军人楷模”,在军统内部连篇累牍的宣扬着。
先是总部开会,号召学习孟绍原,然后就是各处、各科室,各中队、小队。
总之,在军统内部,孟绍原就代表了军统精神。
种种荒诞不经的传说,也开始悄悄流传。
什么孟绍原在野人山里巧设圈套,一个人解决了一队日军。
什么在野人山里遭遇老虎,他孟处长凭借着一把刺刀,就干掉了那只猛虎。
总之,孟长官看起不是被迫无奈走进野人山,而是刻意进去立功的。
在没人的时候,戴笠也是一声叹息:“我可能是自作孽了。这个小兔崽子本来就无法无天,现在被我竖立成了典型,将来他再做出胆大妄为的事出来,我还真的不太好对他下手了。”
“戴先生,他还活着就好,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毛人凤太了解戴笠的心思了:“要不然,他生死未卜,最担心的其实还是您。”
戴笠淡淡说道:“委座知道孟绍原还活着的消息后,对我说了一句话,‘此人胆大包天,但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毛人凤一怔:“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他掉十次脑袋都不为过。”戴笠冷笑一声:“他居然假传委座命令,让200师撤退到印度方向。而不是按照杜聿明制定的,为全军断后。”
毛人凤一个哆嗦:“嚯,这真的够枪毙的了。”
“委座召见我的时候,说,怪不得那天孟绍原会说出自己还会做出胆大包天的事情。”戴笠有些哭笑不得:“可他这次或许是存心为之,或许是误打误撞,保存下来200师两个几乎完整的团。
200师是我国军精锐,委座的心头肉。戴安澜殉国,委座沉默不语,茶饭不思,听说还落泪了。可后来又听说两个完整的团保留下来了,心情又好了一些。再加上走出野人山的,200师的损失没有之前预想的那么大,这么一来,孟绍原反而有些功劳了。”
“这个人的胆子不光是大,简直是没边了。”毛人凤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世上,怕是没什么是他不敢做的了。”
“事出有应,情有可原。”戴笠又念了一遍委员长的这八个字:“这次,他算是功过相抵,不掉脑袋,也算是万幸的了。我已经派行动处的特别反应中队去了,把他给我接回来,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还好约束他一些。”
毛人凤心知肚明,这不是要约束,而是担心孟绍原再一冲动,再次走上战场。
一个人的运气可以好一次两次,但哪有次次都那么好运的?
整个军统局上上下下,能够得到戴笠这么恩宠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我看你,为他办了接风仪式吧。”毛人凤小心翼翼地说道:“他算是给咱们军统争了光。”
“不要。”
戴笠赶紧说道:“他本来就是属猴的,没机会都要上下蹦跶,还给他弄个接风仪式?他就敢把天捅破了。你给我拍份电报,电报里以我的名义狠狠的训斥他,让他立刻回到重庆,接受组织处分。”
黑暗騎士殿 小說
“是。”
毛人凤心里直想发笑。
明明是怕孟绍原出事,可偏又不说出来,非要编出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以孟绍原那猴精猴精的性格,怎么能看不出端倪?
也行,这次孟绍原平安脱险,军统局上上下下,都有好日子过了。
每个人不用夹着尾巴做人了。
要不然,在孟绍原失踪的那几天,连自己也都是被天天痛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