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仙道長青 林泉隱士-第一百九十二章一場空分享

仙道長青
小說推薦仙道長青仙道长青
赤血老魔身死,梁夫人、齐心远都有所感应。察觉到大事不妙,两人立刻慌不择路,丢弃了宗门道统逃命。
白老祖、玄谷老祖虽然修为比两位魔道元神厉害一些,也无力斩杀魔道元神,只能让任两位元神修士成功逃走。
元神魔修跑了,麾下的徒子徒孙立刻大难临头,被正道修士斩杀的干干净净。
忘忧海灵脉资源,也被正道大宗瓜分干净。
自从仙魔大战之后,元阳界几万年来终于第一次清除了魔修道统。
灭魔之战结束之后不久,张志玄、青蝉带着南崖州修士返回宗门修整。
这一战正道修士大获全胜,不仅斩了赤血老魔,还除掉了魔道元婴四百六十余人,金丹紫府数不胜数。十七位魔道大修士被元神修士以大欺小,斩杀的干干净净。
各大宗门的损失也比较轻,加起来战死了元婴修士二十余人。不过西耀州杨圣恭身死,让此州修士损失惨重。
灭魔之战大获全胜,不仅将魔修斩杀一空,就连魔道元神法器也缴获了十三件之多。不过这些魔道元神法器来历不明,除了卢玄云拿了一件研究,准备炼化还原出七阶材料外,剩下的都被正道修士彻底毁坏了。
用魔道元神法器炼化还原出七阶材料,需要耗费大量的是时光,并且需要七阶炼器师压阵。
如今元阳界仅有卢玄云一位七阶炼器师,这些魔道元神法器仅仅对他一人有用。
元神修士已经是成仙前最后一个台阶,能炼成元神之辈,恨不得争分夺秒,每一秒钟都用来修行。
大部分元神修士,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寿元都远远不够用。除非是卢玄云这种道途断送之辈,其他元神根本没时间耗在这种事情上。
赏功罚过之后,张志玄、青蝉正准备闭关,忽然察觉到天地间有了一丝异动。
张志玄露出几分喜色道:“看来又有修士突破元神瓶颈了。”
“必然是药王宗郑延平。前段时间白老祖耗费了不少精力,用妖圣内丹为他炼制了一炉辅助突破元神的七阶下品灵丹,有灵丹协助,郑延平又是第三次突破元神,应该有一定的机会成功。”
张志玄叹道:“最多也就两三分。修士突破元神,身怀必死之心的更容易成功,正道各大宗门十几位元神,包括你我七人是一次性突破成功,四人第二次突破成功,三次突破元神成功的仅有一人,第四次突破元神的也仅有一人。
修士寿元越来越大,往往有惧死之意,道心不坚功败垂成,只有克服惧死之心,突破瓶颈才能事半功倍,更容易成功。”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天蠶土豆
青蝉拉着张志玄的手,轻声笑道:“且看看郑道友会不会成功?”
不小心推倒了妹妹時的反應
白老祖当年为青蝉护道,张志玄夫妻也算欠下了药王宗人情。如今郑延平引动了异象,紫阳宗自然要去还上一点儿人情。
龍王 的 賢 婿
郑延平手中没有回阳延寿丹这种重宝,自然不会与绝大多数元神修士有利益冲突。
南荒两妖圣金牛、白象与药王宗仇怨比较深,围杀赤血老魔之前人妖两族也签订了血誓契约,互不入侵。郑延平突破,几乎没有阻道之人。
张志玄夫妻结伴而来,在白老祖洞府相对而坐。眼看炼成元神的异象越来越大,白老祖脸色却露出几分悲戚道:“终究是道心不坚,到头来依旧是一场空。”
果然如白老祖所料,时间不长异象就慢慢消散了。
张志玄蓦然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白老祖。
郑延平修道三千年,几乎像白老祖的影子一样,陪伴他支撑道统两千年之久。此人入道之时,也不愧为天纵奇才,不到九百岁就成为大修士,在多数修士看来,郑延平有很高的机会炼成元神。
可惜到了突破元神之时,郑延平的道途一下子变得不顺起来。
机缘巧合两次突破元神瓶颈,都没能成功。
尤其是第二次突破境界失败,破了道心,拖延了千余年时间才又一次奋起余勇,再次冲击元神境界,可惜依旧没能成功。
郑延平的寿元本已经剩下不多,突破元神修士失败又大伤元气,恐怕最多坚持十几年时间,就身死道消了。
当年郑延平炼制九阳造化丹,也算帮了张志玄的忙。这一次来到药王宗,终究要赶在郑延平坐化前,见一见这个故人。
郑延平突破失败,三人都有些伤感。
尤其是白老祖,早已经压不住心中的悲痛,眼泪夺眶而出,打湿了身上的衣襟。这个时候他根本不像个纵横天下的元神修士,反而像个痛失亲人的苦命人。
为了郑延平,白老祖从突破中提前出关,耗费了无数心血,花了几十年时间为他炼制七阶灵丹。
结果付出的一切,都做了无用功。
郑延平不仅是他的晚辈,也是他在药王宗仅有的几个亲近人。
我 也 想 過 一了百了
白老祖炼成元神超过两千年,已经多年不接触低阶修士。就是一些新晋的药王宗元婴,勉强见过几次白老祖,根本没什么感情。
郑延平不一样,他是白老祖左膀右臂,是药王宗仅有的两位顶级元婴,他无数次同白老祖并肩作战,带着宗门修士抵挡妖圣大军,也曾经跟随在白老祖身后,打退了魔道元神的入侵。
炎火州局势艰难,这些年药王宗能坚持下去,不仅依靠白老祖,郑延平、杨无忌两位顶级元婴也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他们之间的关系,如同柳灵均、寒烟与张志玄、青蝉二人。虽然不是血脉至亲,几千年相处下来,感情比至亲都亲近几分。
突破失败之后,眼看寿元不多了,郑延平反而更加豁达,他与白老祖回忆了许多年前的往事,让出了大长老的职务,将身上的法器留给了宗门,然后选择了著书立说,将自己一辈子修行的经验见闻刻录在宗门玉简中。
闲暇无事的时候,他还亲自出面为低阶修士讲道,就这样支撑了二十几年时间,在两界交融之前,坐化在了洞府中。
云灵素 小说
“世事无常,如果有一天寒烟、灵均坐化在我们眼前,我们也不知道会有多么伤痛?”
“要对她们有信心,也要对我们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