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數風流人物 ptt-辛字卷 第三百一十節 林黛玉不講武德相伴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旁边宝钗的目光直视,黛玉有些害羞,除了紫鹃和雪雁外,还没有人见过自己这份情形,只是在宝钗面前,她却不能怂了。
便是略逊风骚,但黛玉坚持相信只要自己嫁给冯大哥之后,便会有很大改观,这是府里边那些妇人婆子们都这么说的,只要嫁了人,就能有巨大变化,看看宝姐姐的规模,不也比未出嫁时涨了许多么?
上床躺下,二女却一下子觉得好像没有了先前在窗前嬉戏打闹的那份融洽,倒是宝钗立即觉察到了这一点,微微仰头,“妹妹身子却是康健了许多,相公成日惦记,就怕妹妹不按照他给妹妹规定的规矩去做,看来妹妹还是没有浪费相公的一片心意。”
打开了话题,黛玉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境也放松下来,“谢谢姐姐关心了,小妹就是懒散了有些,有紫鹃成日里监督着,想偷懒也不行,探丫头这半年又忙着府里的事情,云丫头这一阵也是心情不好,小妹也就只能拉着岫烟了,倒是姐姐身上可好,还需要用冷香丸么?”
微熱空間
盖世 逆苍天
宝钗脸微微一红,说来也怪,这天生带来的胎毒是自小就得用这冷香丸压着的,但是未曾想这婚后,原来那燥热之性却像是慢慢淡了。
宝钗也专门请了郎中来诊断,结果郎中说这是成亲之后夫妻敦伦,阴阳调和之后得到了纾解,那火燥之性便慢慢宣泄消失了,日后这冷香丸也还可以吃,不过就多是调理气血,不是用来治病的了,也不必吃得太频繁,觉得身子不爽利时服用一二丸即可。
“谢谢妹妹关心,我身子已经好多了,不再需要成日服用那冷香丸了,不过郎中也说冷香丸属于温凉性子,若是春季里也可以适当服用一二调理身子,平素就不需要了。”宝钗含笑道:“郎中也说这是女儿家成亲之后的一些变化,所以妹妹若是嫁过来之后,对身子一定也能有许多好处的。”
“难怪宝姐姐这肌肤都要比往日更加晶莹润泽了,这烛光下更是熠熠生辉,……”黛玉话语里也不无羡慕,“也不知道姐姐在冯府那边平日里吃些什么,可有这边好么?”
宝钗笑出声来,但她也能看出来黛玉真心羡慕,摇了摇头:“日后妹妹嫁过来便知晓了,论饮食起码云川伯府这边是不及荣国府的,也是这两三月,我委托母亲在京中寻那合适的厨子,才有好转,拿相公的话来说,都是簪缨之族,这冯家就是长期在边地卫国戍边,贾家却是在京中养尊处优,这方面自然是比不得的,所以相公才觉得荣国府这边饮食胜过冯府那边许多,……”
听得宝钗提及云川伯府,黛玉心中一动,这才想起宝姐姐和沈家姐姐现在已经是分开在过了,沈家姐姐那边是呼伦侯府,这般安排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那沈姐姐那边也是这般么?”黛玉问道。
手术直播间
超人v5
“嗯,沈姐姐那边据说是从苏州雇请的厨子,也请得有山东那边厨子,结合着相公口味吧,只是厨子好找,好的厨子,特别是适合相公口味的厨子却好找,所以也只能慢慢来。”宝钗心里也有些好笑,这丫头还未过门,已经开始考虑起这些问题来了,还是成熟了不少啊。
“姐姐还是心细,难怪冯大哥这般喜欢姐姐,连二姐姐都愿意跟着姐姐。”黛玉话语里不无酸意,听在宝钗耳朵里,才觉得这才是黛玉才是,先前的种种都要颠覆自己对这丫头的观感了。
不过她无意和黛玉把关系搞僵,宝琴的谜之操作已经让两家有了一些隔阂,日后一旦黛玉过门,本来两家还是亲戚,若是关系都还处不好,以沈宜修的眼光自然是看得出来的,若是沈宜修都能和林丫头把关系处好,而二房却不行,无疑会让自己在相公那里失分。
想和你講一講輝夜大小姐的事
可宝琴又是一个倔性子,要让她去向黛玉低头,那比杀了她还难,就只有自己来当好人,要不她也不会主动提出来留宿潇湘馆了。
“妹妹这性子还要改一改的好。”宝钗沉吟着道:“二妹妹来二房那也是因为你过门还要等一年去了,二妹妹年龄不小,而且也怕大老爷那里有变,所以才会来我这里,否则二妹妹和妹妹才是嫡亲表姊妹,为何不来妹妹这里?”
黛玉不接宝钗后边话语,只问前半截:“姐姐知道小妹的性子,可是觉得小妹很难相处?”
见黛玉侧首目光晶亮看着自己,宝钗也把身子侧过来,二人面面相对,呼吸可闻。
温婉一笑,宝钗斟酌了一下言辞,这才启口道:“妹妹的性子若是熟悉了,都清楚,倒也不碍事,大家都是姐妹,但妹妹应当考虑长远一些,明年妹妹过门,三房神武将军府就是妹妹掌家了,甚至太太姨娘她们都会在神武将军府那边,府里人只怕比长房二房更多,妙玉姐姐怕是要跟着妹妹过去吧?没准儿还有其他姐妹,这等情况下,妹妹是要当大妇的,便要有大妇的格局气度,相公平素在外边儿很是忙碌,便是休沐也经常有人找上门来求见,所以肯定希望忙完公务之后回家能有一个宽松愉悦的氛围,……”
黛玉若有所思,目光却依然锐利,“姐姐的意思是便是有人欺上门来,小妹也当忍让?”
宝钗一窒,这丫头不讲武德啊,这是剑锋直接指自己这边儿了。
“妹妹,宝琴这丫头自小在外边儿跑,性子野惯了,进京之后你也知道她也是命运多舛,和梅家那边的事儿让她受刺激很大,也幸亏是跟了相公,所以一门心思要在各方面都要出人头地逞能,若是有冲撞之处,妹妹多包涵一些便是。”宝钗慢慢道:“她也是年龄还小,日后多见识一些,就该明白为人处世之道了。”
“姐姐这话说得,先说她自小外边儿跑见多识广,后又说年龄小不晓事,这也罢了。”黛玉一只手靠在腮下,看着宝钗,“寻常一些嫌隙也就罢了,我纵然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但也知道这等纷争于双方无益,所以也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只是她却选了龄官作为贴身丫鬟,姐姐,这不是有意来折辱我么?”
宝钗心中暗叹,她也知道这个话题始终绕不过去,当初宝琴和黛玉二人龃龉,面和心不和,但也还能维持表面和气,但是当宝琴选了龄官作为贴身丫鬟之后,就极大的激怒了黛玉。
众所周知这荣国府里和黛玉模样相像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晴雯,一个是龄官。
如果说晴雯样貌和黛玉只有五分相似的话,那龄官就有七八分相似了,晴雯暴躁的性子和黛玉也截然不同,而龄官的性格却又和黛玉有些相似,不但模样长得差不多,也是那等柔弱娇怯的样子,而且性格上也是相似,心高气傲,却又自卑敏感,和几年前前的黛玉何其相似。
本来宝琴和黛玉就不太和睦,这龄官是个小戏子,谁选龄官当丫鬟,估计都不会又什么,但是唯独宝琴选了龄官,而且还把她作为贴身丫鬟带着,这就太有些刺激黛玉了,也难怪黛玉生气。
“妹妹多心了一些,宝琴这丫头论本性不坏,她喜欢龄官的心性,论模样龄官也是那十二个小戏子里边最出类拔萃的,选龄官时也许没考虑那么多,妹妹其实不必太过计较。”宝钗也不好回到这个问题,但是却又不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回答很难让黛玉满意。
不出所料,黛玉轻哼了一声,“姐姐这话未免有些有违本心了,不过小妹也理解姐姐的难处,你我姐妹宜同一家,小妹对姐姐也是真心实意仰慕,……”
这就是说其他不必提了,宝钗心中暗叹,知道说起这事儿是费力不讨好,最终结果如故,但是她却不能摆出这个姿态来,至于结果,那也只能由天定了,且看日后相公有无这本事来调和好二人了。
见宝钗有些黯然神伤,黛玉心里也有些歉疚。
对宝琴她是没有一点儿好感的,但对宝钗,黛玉是真心愿意和她交好,只是处于这种立场下,黛玉也无法退让。
“好了,姐姐,无论如何,其他人和事都影响不到你我之间的感情。”黛玉嫣然一笑,“姐姐和小妹日后还要做妯娌,小妹也有许多要向姐姐学习。”
宝钗也展颜一笑,她也想明白了,没有必要非得让谁和谁就和好如初,宝琴有宝琴的个性和执念,黛玉有黛玉自尊的心气,本来都是很骄傲的两个人,如刺猬一般,强行捏合在一起,自然要互相伤害,倒不如让二人保持一定距离,也许还没有那么多龃龉。
“嗯,睡吧,你我姐妹难得有这样一个同床共枕的机会,我可要好好看看探丫头和云丫头说你睡觉不老实是怎么一个不老实的样子。”宝钗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