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劍仙在此》-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不走尋常路鑒賞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第二日,小雨。
空气清新。
PM2.5指数0。
修炼了一夜的林北辰,吸收了太多的能量,感觉身体涨涨的好像是被充满了,皮肤表层也多了一层黏糊糊的东西。
于是来到草包围之下的堂前灵泉中沐浴。
帝星的环境,可谓是修炼者的天堂。
二十四血脉道的修炼者,都可以在这里享受到洪荒宇宙最完美的自然修炼条件。
比如弄剑居中的这一眼灵泉,乃是一品。
对于很多偏远地带的人族来说,这种泉水,喝一口都可以治疗百病,长久服用,可以提升修炼资质,可谓珍贵无比。
但对于帝星的豪宅来说,这种一品灵泉,也只是点缀,主人用来它种植灌溉,泡茶洗锅,甚至用来喂灵兽灵宠,只是日常用品。
而像是这样的一品灵泉,弄剑居中有总共六眼。
这叫什么?
这叫奢侈。
林北辰沐浴一番,觉得神清气爽。
他突然想到,如果以后自己搞个物流公司,直接在偏远星区倒卖帝星的特产,是不是可以赚一笔?
等等,为什么我又开始想赚钱了。
先按死这个想法吧。
他泡在灵泉中,赤身裸体地拨通了薛凝儿的终端晶体。
“薛女士,对,是我,对,需要家政开荒,并且想要招聘一批奴仆,花匠,灵植夫,护卫……对对对,都要,要最优秀的,钱不成问题,好好,我很相信你,对,你看着安排就好。”
终端晶体是帝星之上一种特殊的通信工具。
类似于手机的炼金物品。
其原理令林北辰大呼‘内行’——
竟然是借助神圣帝皇‘真气火炬’散发出来的光辉光谱,来实现区分和联系。
每一个终端晶体的频段都是固定且独一无二,就如同电话号码一样,在帝星的范围之内,可以联系到拥有终端晶体的任何人。
放下个人终端晶体,林北辰双腿一蹬,沉入灵泉中,开始琢磨下一步的计划。
半柱香之后。
他离开弄剑居,直接去了特法局。
“站住,哪里来的狗东西,特法局也敢乱闯?”
门口的护卫跋扈惯了,看到一个陌生面孔,不由说分,直接上前就凶神恶煞地阻拦。
啪。
林北辰抬手就是一耳光。
“瞎了你的狗眼,竟敢拦本少爷?”
他毫不客气,相当跋扈,抬手一亮特别行动员的令牌,道:“滚。”
护卫直接被打懵了。
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人。
但当他们看清楚了令牌,顿时敢怒不敢言,乖乖地让开。
特别行动员身份极高,职权的确是不小。
“这谁啊,比花局长还嚣张。”
“上来就打人,太过分了。”
“妈的,小白脸……呸。”
几个护卫目送林北辰离去,在背后议论。
从来都是他们打别人,还从未在‘家’门口被人如此打过。
林北辰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一路来到了信息室。
看到管理员是个肤白貌美的年轻女子,他轻咳一声,笑眯眯地走过去,动作很温柔,递上令牌,道:“姑娘,打扰了,我想要查阅一个叫做王中心的人的信息。”
“好的,需要核查您的权限,请稍等。”
極品透視眼 飛星
“权限核准无误。”
“您调查的人不是本区住民,需要跨区调取资料,请三天之后来取结果。”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小说
藥鼎仙途 小說
年轻女子说着,将令牌递过来。
林北辰抓住令牌和……白生生的小手,惊讶地道:“哎呀,你这手相惊人哪,本官行走四方多年,阅人无数,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妙绝伦的富贵手相。”
“大人目光如炬。”
年轻貌美的信息室管理员笑了起来,道:“我也觉得自己的手相很好,否则,怎么能成为花局长的儿媳呢。”
林北辰的笑容凝固。
他不动神色地松开手,道:“对不起,打扰了。”
转身就走。
妈的。
扮演人设,演到了顶头上司儿媳妇的手上……
会不会被穿小鞋?
他来特法局,就是为了查找当初那个霸占了自己家产的狗屎管家,然后让他家破人亡。
这些事情很无聊。
但都必须做。
试想,一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少年,终于暴富且大权在握,而不对昔日的仇人动手,这合理吗?
林北辰必须让自己成为真正的李少非。
至少在短期之内,他不能有什么大动作,只能彻彻底底的融入新的生活,暂时割裂与过去的一切。
当然,这也是一个了解帝星众生百态的机会。
观察,了解,总结,等待。
机会,一定会来的。
林北辰离开特法局,收到了薛凝儿的终端晶体通话申请。
“大人,对不起,弄剑居的产权过户出了一点问题,可能需要您亲自来一下。”
薛凝儿的声音中,有一丝丝的慌乱。
……
……
特法局。
局长办公室。
“这小子,拿到令牌之后,就去买了房子?”
“还在门口打了自己人?”
“还调戏了……这个狗东西。”
花舞剑看到属下的报告,不由得啼笑皆非。
这真他妈的是捡到鬼了。
昨天才拿到特别行动员的令牌,就迫不及待地乱花钱买豪宅,今天就来特法局打人,还调戏工作人员……这何止是纨绔,简直是就是纨绔中的霸主。
“大人,要不要教训教训他,收回令牌?”
身边的忠心下属申远很小心地建议道:“那弄剑居是太金区第一豪宅,昔日大议长任道远的宅邸,各方瞩目,如今被他买下,惊动了整个太金区,无数人议论纷纷,都在打听李少非的来历,他这个样子,根本无法做密探,会怀了大人您的计划。”
“的确,嚣张跋扈,贪财好色,不是一个正常的密探。”
花舞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但谁说了,密探就一定要正常呢,也许他在反其道而行之。”
申远诧异地道:“大人莫非看好他?”
“我看好不走寻常路的人,这个李少非,让我觉得有趣了……不要管他,任他去闹。”
花舞剑说着,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道:“对了,既然他这么精力充沛,那就别让他闲着,挑几个难啃的案子,让他去做。”
“知道了,大人。”
申远走出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若有所思。
他隐约觉得,花舞剑对李笑非不只是看好这么简单。
……
……
Swap Swap
“什么?要加价?”
朽木可雕 小说
林北辰大感意外。
他赶到‘炼家’房产中介,薛凝儿立刻就娇.喘吁吁地迎上来,将发生的意外变化,说了一遍。
弄剑居的产权人,竟然要临时加价。
而且这一加,就是五十万洪荒金。
他生气了:“这不是坐地起价,毫无信誉吗?”
“嘿,小子,你爱买不买。”
产权人是个表面上看起来六十多岁的小老头,一脸抬头纹,一副拽上天吃定了林北辰的样子,道:“我还告诉你,你要是不加,那之前交的定金,老夫也不退还给你。”
“不讲道理?”
林北辰乐了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不过是新晋陈大议长身边的一条狗嘛。”小老头笑眯眯地道:“咱们也不是没有背景,摆明了告诉你,我儿子是特法局的人,老子今天摆明了就是要坑你,你还得乖乖受着,不服气?呵呵,你敢和特法局作对?”
“哟呵,我看你是没挨过流氓打。”
林北辰撸起袖子直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