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線上看-第四章 四面(一)分享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一辆火车嘟嘟的冒着白烟,呼啸而过。
一姬坐在单人车厢的靠窗位置,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公文包,漆黑的眸子看向窗外那郁郁葱葱的森林风景。
这一段的轨道是沿着森林而建造,可以乘坐的旅客,尽情观赏到森林中的美景。
在茂密繁盛的林叶中,夹杂着许多清新的粉色和白色花朵。
三月份的天气已经不算寒冷了,万物开始重新复苏。
其实比起窗外的风景,一姬更加感到所乘坐的火车的神奇。
对于忍者来说,忍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很多地区都属于人工未开区区域,居住着各种各样的猛兽毒虫,寻常人想要翻山越岭,从一个国家到达另外一个国家,先不说安全问题,光是走步所需要的时间,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以她的标准来说,全力从鬼之国奔跑,需要两天时间,才能抵达火之国。
大部分忍者需要三天时间。
而她全力冲刺的速度,要比所乘坐的这辆火车还要快上许多。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前往外国就会显得十分不方便。
火车的诞生,则有可能改变这一现状。
自从两年前开始,鬼之国境内的马车数量,已经变得极为极少了,基本上已经到了看不见的地步。
在政府政策的出台下,火车也成为了国内民众心目中取代马车的新型交通工具。
这不仅仅得到了国内民众的青睐,对于国外而来的商人,也具有十分强烈的诱导能力。
这对于忍界的未来发展来说,算是一件好事吧。
工业越是发达,人力在某方面就会变得十分低效,而且廉价。
一个人掌控操作机器的技艺,可以抵得上过去十几个人乃至数十个人的手工能力。
而涉及到高端工业,那就是手工能力所无法企及的领域,只能用机器去引导。
唯一比较可惜的是,目前火车的使用,并没有普及到其它国家,只在鬼之国境内完成了普及。
离开了如此便利的环境,进入到工业能力低的国家,一姬能够深刻认知到过去的生活,是有多么的不方便。
随着工业能力的兴起,各国迟早也会彻底打开国门,展开新时代的贸易。
不过这种事,未来也充满了不确定性,至少传统的贵族还在犹豫。
因为掌握知识,在这种思想并不开放的时代,是一种十分危险的名词。
尤其是让知识,普及到下层。
这会对上层的统治,造成极端不良的恶劣影响。
迄今为止,贵族们的统治都是依靠各种垄断,才能保证自己的世袭地位,不被下层所影响。
一旦有一部分的垄断被破解,那就意味着属于自己的利益,会被下层吸收。
当然,也不是所有贵族都抱有这种古旧的传统思想,坚定自己是‘万世一系’的统治者。
只不过这些贵族在整体的上层之中,占据的比例太少,不足以撼动大势。
还需要加一把火,彻底斩断某些人心中的幻想。
而这把火,只能是名为‘战争’的熊熊烈火!
这个时间是三年,四年,也可能是五年。
总之和平的时间不会太久了。
虽然并非军方的高层,但一姬偶尔也能通过一些变化,感知到鬼之国的积累已经接近饱和。
在那之前,先要架起一座直通火之国的‘大桥’!
火车一路向着西边沿海地区而去,跨越过森林,冰雪消融的山川河流,大约在下午的时候,就到了鬼之国沿海城市的站点,停下行驶。
“大小姐,已经抵达站点了,港口那里前往波之国的邮轮也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单人车厢的门被打开,戴着墨镜的卡多走了进来,对一姬恭敬说道。
“辛苦了,我们走吧。”
一姬将黑色公文包提在手里,黑色的长发轻扬,俏丽的容颜上满是冷淡之色。

“波之国……”
自从三年前,波之国农工团取得推翻本土贵族的反叛行动后,火之国大名府和木叶忍村,没有一刻对这个组织放松过。
木叶虽然主张不主动干涉的原则,但鬼之国的忍者,直接入驻在距离火之国如此之近的地方,还是会让日斩感觉到寝食难安。
现在火之国和鬼之国唯一的争端,便是对波之国的控制权了。
十分幸运的是,因为鬼之国在波之国行事太过霸道,利用农工团推翻波之国本土贵族后,立马想要窃取农工团的运动成果,将胜利果实独吞,达到间接控制波之国的目的。
可惜,农工团的高层,具有先见之明,提前一步招揽了地下黑市的雷光团。
大名鼎鼎的雷光团,在报酬足够的前提下,并不畏惧鬼之国的兵锋,数次破坏了鬼之国在波之国境内的暗中行动。
这也让日斩对雷光团刮目相看。
地下黑市具有诚信的赏金猎人本就很少,而诚信极高,实力又非常强大,不畏惧大国忍者的赏金猎人,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雷光团就是其中一支赏金猎人团体。
尤其是这几年和鬼之国不断作对,在地下黑市的名声,雷光团已经能够和轩猿众分庭抗礼。
纵然是木叶在波之国的行动,也不得不看雷光团的脸色。
好在面对波之国问题上,雷光团受到农工团的雇佣,和木叶是站在同一阵线上,否则的话,农工团早已经被鬼之国侵吞了吧。
坐在办公室中,日斩拿起关于雷光团情报的资料文件,陷入了沉思。
雷光团。
首领名为千乃。
是一名年纪不大的女性,外表年龄大约在十三四岁的样子,真实年龄不祥。
忍术是召唤一种威力巨大的赤色巨龙,疑似某种未知的血继限界。
麾下成员不多,但每一人都身具特殊的秘术和血继限界,可以说是地下黑市中最可怕的赏金猎人团队之一。
危险等级,并不输于曾击败三忍自来也的轩猿众。
看着照片上拍摄下来的巨大赤龙,便是雷光团首领召唤出来的忍术模型。
日斩看着这头巨大的红龙,总觉得这种术式,在哪里听说过一样,感觉有点熟悉。
不过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听说过这种忍术,日斩便放弃了深入思考,确认雷光团首领的血继限界种类,这种事情交给情报部门的人分析即可。
但即使有雷光团的强势介入,农工团在波之国的处境也不容乐观。
鬼之国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他们的忍者是游兵散勇,而是成群结队。
更何况,据日斩所知,入驻鬼之国的忍者首领千叶一姬,至今为止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动过手。
对方是千叶白石和宇智波琉璃的女儿,曾经以三两招,就挫败他的次子猿飞阿斯玛,实力深不可测。
日斩眼神中露出凝重之色。
如何解决根扎在波之国境内的鬼之国忍者,成了农工团和火之国同时面对的难题。
而想要彻底根绝这个隐患,如果不击退千叶一姬,那这件事就无从谈起。
对方恐怕是和卡卡西是一个级别的忍者。
“火影大人。”
一道人影忽然落在日斩的办公桌前。
佩戴着动物面具,背后背着一把带鞘的短刀。
正是卡卡西。
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放在了日斩的面前。
见到卡卡西过来,日斩点了点头,没有拿起这份资料文件,而是问道:“调查结果怎么样?”
卡卡西酝酿了一下语句,回答道:“不出火影大人所料,根据暗部这些日子的调查,对方的身份的确有一些问题,没想到一个中忍,可以在村子里隐藏如此之好,到现在才被察觉到。”
“如果不是他总是刻意接近‘目标’,我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日斩翻开资料文件,上面醒目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名有着温柔气质的成年男子,笑容温和,很有亲和力。
名字叫做水木。
是木叶忍者学校的一名教师。
虽然和卡卡西年纪相差不大,但受限于天赋,只能止步于中忍,随后通过考核,进入忍者学校进行执教。
在没有进入忍者学校执教之前,对方的履历上,也曾有过一些恶劣记录。
在一次执行任务过程中,他的一名同伴受伤,导致不能动弹,为了尽快完成任务,水木选择残忍杀害了同伴,避免同伴拖累小队,导致任务失败。
随后这件事被调查出来,被上层给予了严重批评。
鉴于后来态度良好,上层便决定再给对方一次机会。
进入忍者学校执教后,对方也教出不少优秀学生。
鉴于此,对于水木的监视就撤销了。
但没想到,在撤销监视不久,水木再次开始活跃起来。
这次他的目标变得更大,接近九尾人柱力,意图不明。
虽然隐蔽的很好,但暗部的人还是察觉到了。
不过这次日斩没有打草惊蛇,而是让卡卡西亲自监视对方,想要看看水木接近九尾人柱力的目的是什么。
据卡卡西和暗部的调查,水木接近九尾人柱力,是受人指使。
他的背后,隐藏着一条暗线。
“那么,调查出他背后之人的身份了吗?是哪一方的间谍?”
日斩认真问道。
忍者学校的教师出现问题,这绝非是一件小事。
忍者学校是木叶最为重要的忍者培训机构,必须是贯彻了火之意志的人,才能够进入进行执教。
一旦教师在一些行为上,和木叶的意志相背离,就必须撤销其职位,进行监控调查,直到没有问题后,才会释放出来。
本来水木也该受到这样的待遇,但为了抓住对方背后的那条暗线,此刻还不能够轻举妄动。
“目前还看不出什么,不过既然对方接近人柱力,那肯定是他背后的人,想要利用他达成什么目的吧。而根据时间,也应该快了。”
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是今年的应届生。
再过几天,就是忍者学校毕业的日子。
以对方那烂到天际的成绩,想要正常通过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忍者学校的万年吊车尾,不是说笑的。
一旦考试落榜,就是对方最容易入侵的时候。
如果水木想要利用九尾人柱力达成什么目的,只有那个时候最容易达成目的。
卡卡西的想法和日斩不谋而合。
“不过,火影大人,不打算今年让鸣人从忍者学校毕业吗?还是说,要等到明天呢?”
“这件事我也正在考虑。鸣人的身份特殊,如果失去了忍者学校这个保护伞,很多事情,就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了。”
卡卡西听出了日斩的言外之意。
比起水木这种无足轻重的棋子,根部对待人柱力的态度,才是问题所在。
“鸣人之所以忍术成绩不行,完全是因为九尾的力量在作祟。”
想到这件事,日斩更加头疼。
鸣人可以说是木叶最差的九尾人柱力。
前两任九尾人柱力,虽然没有成为完美人柱力,但却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强迫让九尾贡献力量为自己而战。在九尾暴走时,也能以强大的封印术,对九尾进行强有力的限制。
对比前两任九尾人柱力,鸣人作为人柱力,却被九尾的力量所影响。
一旦九尾的力量暴走,缺乏控制力的鸣人,就会演变成巨大的灾难。
到时候,根部一定会借此机会,获得对九尾的控制权。
对于这件事卡卡西不好发表看法。
人柱力的修炼他也是一知半解,了解不深。
但也知道,每一位人柱力,在生活上都十分不容易。
本该作为拯救村子的英雄,却会因为体内不受控制的强大力量,遭到村子里的人憎恨和敌视。
在这样备受冷眼的环境中长大,大多数人柱力的内心都充满了对世界的不满和仇恨。
比起那些人柱力,依旧保持乐观态度的鸣人,反而算是一个另类了。
但除此之外,好像也只是那么回事了。
毕竟,在没有火影的命令下,贸然接近九尾人柱力,即便是暗部部长,也会受到火影的猜忌。
说着,日斩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水晶球,放在桌子上。
在输入查克拉后,水晶球上,很快浮现了一个画面。
是一间教室,教师海野伊鲁卡和学生们正在进行室内变身术的练习。
对于忍者学校的学生们来说,变身术、替身术、分身术是必须掌握的三种基础忍术。
第一个上台表演的是佐助。
他的变身术十分完美,变成和伊鲁卡一个样子,只从外表看,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的伊鲁卡。
佐助的表现,让作为教师的伊鲁卡十分满意,班级里也响起了女生们疯狂的尖叫声,可以看得出佐助在班级里很受欢迎。
对此,日斩和卡卡西都不感到意外。
毕竟继承了宇智波之名的孩子,加上卡卡西这几年的训练,三身术对于他来说,早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就连火遁忍术,也同样使用的得心应手。
对方正在接触并且掌控第二种雷遁性质变化忍术。
在起步上,已经超越了同龄人一截。
除了忍族出身的孩子,可能在某方面可以和佐助一较高下,但总体来说,肯定是佐助更占据优势。
接下来,班级里的学生一个个上台表演,展示自己的变身术。
以卡卡西这个层次的忍者看来,这只是在过家家。
在四岁时,他就掌握住三身术了。
现在除了替身术还在使用,变身术和分身术一年也不见得使用一次。
但对于学生们而言,能将变身术掌握如此之好,也算是成绩良好了。
天赋异禀终究是极少数之人。
很快,到了鸣人登场。
碧蓝色相似他父亲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的眼睛,头发的色彩也是一模一样,就是脸上的六根胡须,有点破坏他的整体形象。
鸣人在同学们的嘲笑声中上台,大喊着‘看我的,变身术’这句话后,双手结印,爆发出查克拉,气势相当惊人。
似乎打算让嘲笑他的人大吃一惊。
日斩和卡卡西也十分好奇,对方的三身术掌握,是不是还像过去那样惨不忍睹。
随后,一个身材窈窕,有着小麦色健康肌肤的金发双马尾美少女全身赤裸的出现在水晶球之中。
伴随着烟雾缭绕,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对着自己的老师伊鲁卡抛着媚眼。
“……”
卡卡西面具下的嘴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
虽然变身的并非是伊鲁卡所要求的内容,但能够将金发双马尾美少女的形象,如此惟妙惟肖展现在人眼前……
这个孩子,从某方面来说,也是一名才能惊人的逸才了。
“真是的,伊鲁卡还是定力不够啊。竟然会被这种无聊的忍术打败。”
看着水晶球里,看到美少女身体的伊鲁卡,已经因为失血过多,一脸虚脱的倒在地上,全身抽搐不停。日斩不由得叹了口气,一边拿着纸巾擦了擦从鼻子里流淌出来的鼻血。
比起伊鲁卡这种经验甚少的年轻人,身为火影的他,早已经习惯鸣人这种充满奇思妙想的天才般行为了。
这样无聊的忍术即使再增强十倍,作为火影,也能够凭借自身强大的意志力,生生承受下来。
“我觉得这不是定力够不够的问题……”
卡卡西想要吐槽,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只能说自己这个暗部部长,在见识上还是太浅薄了。
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想象出来的绝活。
“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还真是孤独呢。竟然想要依靠这种方式,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即使隔着屏幕,卡卡西也能感觉到对方那强颜欢笑的样子,想要以此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认可自己的存在。
但是可惜,用错了方式。
果不其然,恢复过来的伊鲁卡,直接对着鸣人劈头盖脸的大骂了一通,恶狠狠的将他拎到外面罚站,让他反省到自己的错误。
“这就是人柱力的生活,他们虽然是村子里的一员,但很多时候都会被人排挤在外。大人们的行为,会影响到小孩子的行为。”
日斩叹了口气。
“那火影大人接下来如何安排?水木那边是否……”
“静观其变,在对方没有出招之前,不要打草惊蛇。如果不把幕后的黑手揪出来,抓再多像水木这样的棋子,也没有任何意义。”
日斩的眼神锐利起来。
“是。”
卡卡西领命下去了。

三月下旬,忍者学校毕业的前一天。
不仅仅是学生们需要认真复习明天的毕业考试内容,学校教师们的工作也同样不轻松。
六年级的毕业生人数并不少,按照教师们的推测,应该会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学生,可以顺利从学校毕业。
有 妻 徒刑
之后还要根据每一名毕业生的综合能力,分配到不同的下忍小队,交给上面人审核,安排合适的带队老师。
“伊鲁卡,待会儿要一起去吃饭吗?”
伊鲁卡抬起头,看向来人,笑着拒绝道:“抱歉啊,水木,我答应鸣人要在今晚请他吃一顿一乐拉面。明天趁着学生们顺利毕业,再去举办庆功宴吧。”
来人一脸温和的亲切笑容,面容俊朗,年纪比伊鲁卡年长几岁,是伊鲁卡非常敬重的前辈兼友人——木叶中忍水木。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鸣人那孩子的成绩确实不怎么好,我觉得你今晚最好还是督促他修炼比较好,否则明天的毕业考试,他可能会不过关。若是不能顺利毕业,鸣人一定会无比失落的吧。”
水木英俊的脸上也露出了为鸣人成绩担心的愁容。
“我知道了,水木,谢谢你这么关心鸣人。鸣人知道后,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哪里,这是身为教师的我应该做的。鸣人这孩子自小就失去父母,在村子里被很多人歧视,但身为教师的我们,应该对所有学生都一视同仁。”
对于水木的话,伊鲁卡感同身受。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待会儿替我和鸣人问声好,明天早上再见。”
水木点了点头,向伊鲁卡告别。
转过身去的瞬间,水木脸上的温和笑意瞬间消失,感受着怀中某个东西的分量,脸上露出了极为冷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