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仙草供應商 愛下-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 四海劍經閲讀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看着有些心动,空间类的功法神通太少见了,他寻思着,先找一门其他功法研习,毕竟他现在也没一门真仙境以上的主修功法。
他开口竞价,不过遗憾的是,他未能拍下这套功法,不是石樾给不起仙元石,而是价格太高了,他个人觉得不值得。
他手上的仙元石还没有多到随意挥霍的底部,更何况这套功法只能修炼到玄仙,就被石樾放弃了。
金娇袖子一抖,上千杆阵旗和上百块阵盘飞出,红光流转不停,赫然是一套阵旗。
“仙阵焚天灭仙阵!哪怕是真仙修士被困住,不死也残,不过此阵消耗的仙元力比较多,最好是数位真仙操控,一位真仙操控此阵坚持不了多久。”金娇解释道。
“此阵底价五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块。”
石樾已经有一套仙阵了,他对这套焚天灭仙阵有些兴趣,不过他手上的仙元石不多,也就没有开口,好钢用在刀刃上。
经过一阵激烈的竞价,这套焚天灭仙阵以一百二十块的价格成交。
金娇取出一个精美的金色玉盒,打开玉盒一看,一阵夺目的七彩霞光席卷而出,霞光散去,露出一株人形的七彩人参,宝光流转不停。
“五万年的七霞玉参,炼制七霞丹的主药,底价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块。”金娇大声说道。
“七霞玉参!”石樾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现在急缺各种炼制仙丹的灵药,掌天空间种植的灵药品种,暂时没多少他目前会的仙丹配方。
“十块。”
“十二块。”
“十四块。”
······
石樾花了二十八块仙元石,买下这株五万年的七霞玉参。
金娇取出三个精美的玉匣,打开玉匣,一阵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响起,她从玉匣里取出三颗金光闪闪的果实,果子的表面有一个迷你蛟龙图案,发出一阵阵龙吟声。
“金龙果!居然是这种奇果。”
“据说此果可以增强肉身之力,对于体修来说是大补之物,哪怕是普通修士,服用了金龙果,肉身之力也会增强,若是普通修士服用了大量的金龙果,肉身之力不比体修差多少。”
“大量服用?开玩笑呢!金龙果三万年开花,三万年结果,再过三万年才成熟,得果不过数十颗,哪能大量服用。”
······
众修士看的金龙果,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金龙果三颗,此果的效果就不用妾身多说了,分开拍卖,底价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块。”
“十块。”
“十二块。”
“十四块。”
······
竞争很激烈,石樾花了二十四块仙元石,买到一颗金龙果。
拍走金龙果后,金娇取出一枚蓝色玉简,沉声道:“接下来是压轴拍卖品的时间,诸位道友可曾听说过天虚真君吧!”
“天虚真君?没听说过。”
“哼,天虚真君都没有听说过,这位前辈有很大潜力晋入金仙,当年也是名震一时的存在,不过他已经十多万年没有露面了,怎么?这是天虚真君的主修功法?”
石樾的脸色一沉,目光紧盯着金娇手上的蓝色玉简。
若是天虚真君的主修功法,他势在必得,不过根据逍遥子的自述,天虚真君并不是自然坐化的,自然不可能留下功法。
“这倒不是,这是跟天虚真君齐名的四海仙君的主修功法《四海剑经》,可以修炼到大罗金仙。”金娇解释道。
之前拍卖的几套功法,只能修炼到玄仙,这套《四海剑经》可以修炼到大罗金仙,比较珍贵。
石樾双目一眯,若是可以修炼到大罗金仙的剑修功法,他可不会放过。
“可以修炼到大罗金仙的功法?想必有什么特殊要求吧!还是别人寄拍的?”有人提出质疑。
这么好的功法,谁会拿出来,要知道,玄青仙域的大罗金仙并不多,一套能够修炼到大罗金仙的剑修功法,拍卖方没理由拿出来拍卖。
“我手上的玉简只是记载修炼到金仙的功法,后半部功法不知所踪,也就是有残缺,否则也不会拿出来拍卖,底价四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五块仙元石。”
“四十块。”
“四十五,”
“五十块。”
······
虽然只是半部,但是至少也能修炼到金仙了,价格自然节节攀升,石樾咬牙花了一百二十块仙元石拍下了这套功法。
拍走这套功法后,金娇取出一个精美的青色玉盒,打开玉盒,一阵夺目的仙光席卷而出。
仙光散去,露出一颗宝光闪烁不停的圆珠,圆珠不过鸽子蛋大小,符文闪动,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灵气波动,显然是一件下品仙器。
“诸位应该听说过飞仙木吧!”金娇故作神秘。
“飞仙木?据说要百万年才能成型,仙人在飞仙木下面修炼,可以参悟法则、推演功法。”
“真的有这种仙木?我还以为是编的呢!”
······
众修士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飞仙木!”石樾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催动幻魔灵瞳,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圆珠表面有两道细小的裂痕,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百万年飞仙木炼制而成的悟道珠一颗,这件宝物受过一些损伤,用来参悟法则或者推演功法是没问题的,有此宝在手,掌握法则之力的时间更快。”金娇缓缓说道。
“有瑕疵的悟道珠?金夫人,这也拿出来拍卖?”有人表达不满。
金娇笑了笑,说道:“悟道珠是辅助仙器,有一些瑕疵不影响使用,又不是攻击仙器或者防御仙器,若是没有瑕疵的悟道珠,道友觉得会出现在这里么?就算不留着使用,也会拿到拍卖会上拍卖。”
“底价五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块。”
悟道珠可以辅助修仙者推演功法、参悟法则之力,竞争很激烈,很多修士都想要得到这颗悟道珠。
石樾自然也很想要,价格很快来到一百二十块仙元石,这个价格已经不低了。
“一百三十块仙元石。”石樾加了十块仙元石。
“一百四十。”一道有些沙哑的男子声音响起。
“一百五。”石樾不为所动,继续加了十块仙元石。
一百五十块仙元石的高阶可以购买一件不错的后天仙器了,悟道珠固然珍贵,确实有一些瑕疵。
石樾顺利的拍下这颗悟道珠,不过此时他手上的仙元石不够,他出售了一些材料,这才付清仙元石。
神醫 狂 妃 邪 王 寵 妻 無 度
若不是从乾雷仙君的坐化洞府得到一笔修仙资源,石樾也拿不出这么多仙元石。
回到座位,石樾把玩着悟道珠,他可以感受到一股玄奥的力量。
这个时候,金娇拿出了三把红光流转不定的短刃,灵气惊人。
“成套仙器离火刃,以离火神晶为主材料炼制而成,底价一百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块。”金娇沉声道。
“一百块仙元石。”
“一百一十。”
“一百二十。”
······
成套仙器的威力比较大,炼制难度也更高,这套离火刃引起多位修士竞拍,价格不断上涨。
石樾对这套仙器没兴趣,他可以自己买材料炼制,多花一些时间也能炼制出成套仙器。
这套离火刃最终以四百块仙元石的高价成交,被酷似吴紫衣的女修拍走。
金娇翻手取出一个精美的金色玉盒,打开玉盒一看,里面有一块金光闪闪的石头,石头表面充斥着大量的金色电弧,散发出一股狂暴的气息。
“法则材料!”石樾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真仙后期金雷鲸遗留的法则材料金雷石,炼制雷属性仙器的顶尖材料,底价八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块。”
“八十块仙元石。”
“九十块。”
“一百。”
······
雷属性的法则材料比较少见,五行法则材料倒是多见。
若是将金雷石炼制成仙器,价格绝对不低,雷属性的仙器威力比较大,价格自然会贵一些。
经过一阵激烈的争夺,这块金雷石以一百四十块仙元石的高价成交,石樾认得出来,买主是黄焱。
金娇取出一个淡金色的瓷瓶,高声说道:“玄天丹一枚,可以辅助真仙修士冲击玄仙期,底价六十块仙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块。”
“什么?玄天丹?”
“我出七十块仙元石。”
“八十!”
·······
玄天丹可以辅助真仙冲击玄仙期,这颗玄天丹引起多位修士的竞拍。
石樾也很感兴趣,不过玄天丹的价格很快来到一百五十块仙元石,还在上升当中。
他现在不过真仙中期,倒也不急,仙界的修仙资源珍贵,他并不担心以后买不到了。
经过一阵激烈的竞争,这颗玄天丹以三百块仙元石的高价成交,听声音,买主跟石樾竞争过悟道珠。
“这位道友的仙元石不够,打算拍卖一些东西,欢迎诸位踊跃竞拍,看走眼的话,我们可不负责,大家擦亮眼睛。”金娇说完这话,退到一边。
因为有遁元玉佩,石樾看不清楚此人的长相,只是看到买主取出十多样材料,有矿石、妖兽材料、万年灵药和两枚青色玉简。
“两枚玉简记载的是什么?功法么?”石樾开口问道。
“两枚玉简记载的是金参雪酿的酿造方法和广灵丹的丹方,金参雪酿以万年金参果和万年雪风果为主材料酿造而成,有增进法力之效,广灵丹主要用来解毒,两枚玉简一起拍卖,底价一百块仙元石。”
“一百块仙元石?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老夫上次就买到了假丹方。”
“就是,仙丹仙酒的材料收集就很麻烦了,很难验证。”
“便宜一点还差不多,五十块仙元石。”
······
很多修士提出质疑,这也是情理之中的,这不是灵酒灵丹,被骗了也无妨,损失一些灵石而已。
“老夫用人格担保,绝对不会有问题。”男子的声音加重了不少。
话音刚落,灵光一闪,此人收起了遁元玉佩,现出真容,赫然是一名高高瘦瘦的红袍老者,红袍老者满面红光,鸠目高鼻,身上散发出浓浓的煞气,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看其法力波动,显然是一名真仙大圆满修士。
“火阳子,真的是你。”一道有些惊讶的女子声音响起,听其言语,显然认识红袍老者。
“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这两枚玉简是老夫从一处古修士洞府得到的,若是有问题,随时可以来找老夫。”火阳子沉声道。
石樾听说过火阳子,此人成名多年,极重信誉,在散修之中名气很高。
“既然是火道友拿出来的东西,自然没有问题,妾身愿意为火道友作保,若是东西有问题,仙元石原数奉还。”金娇正色道。
有了金娇这话,其他修士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用一百块仙元石购买仙酒和仙丹的方子,显然没有多少修士愿意这么干。
但石樾却对仙丹方子很有兴趣,他再次花了一百二十块仙元石,得到了这两枚玉简。
火阳子付清仙元石,收走了玄天丹。
“此次拍卖会到此结束,欢迎诸位道友下一次参加我们举办的拍卖会,我们会准备更多更好的商品。”金娇客气的说道。
此话一落,众修士陆续离开会场。
一盏茶的时间后,石樾出现在繁华的街道上,随着拍卖会的临近,街道上的真仙多了不少。
石樾来到散修摆摊的广场,想看看能不能得到仙丹方。
他在广场逛了一圈,没什么发现,这也在情理之中。
三个时辰后,石樾回到住处,他取出传影镜联系李彦,吩咐道:“彦儿,你通知部分客人,就说提前交货,就这几天,让他们到仙草宫拿货。”
经过这次拍卖会,他手上的仙元石基本消耗一空,必须要弄到一些仙元石才行,地下拍卖会只是开胃小菜,四海仙盟举办的拍卖会才是主菜。
“知道了,哥,对了,箫爷爷找你,你看?”李彦如实说道。
“知道了,我会联系他,你忙吧!”石樾法诀一变,传影镜的镜面一个模糊,逍遥子出现在镜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