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笔趣-第五十八章:入場。(第二更!求訂閱!)閲讀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这一次,不等红粉新娘传音,“郁”直接便回道:“幽素坟中发生的一切,都瞒不过如今的两位禁忌。”
“而我与红粉,则是那两位的下属。”
说到这里,“郁”又补充了一句,“从很多年前,我一直等在这里。”
“不过,红粉则在中途偶尔会出去觅食。”
裴凌微微点头,心中却没有感到多少意外,他现在的恨意被门户反复抽离,但思维反而前所未有的清晰。
自己身边的红粉新娘,一直都在演戏!
不,应该不是一直……
【诛恶旗】,还有【冥天大梦】,红粉新娘确实无法反抗,否则对方根本用不着跟他演戏。
但其后从茶楼出来,自己与红粉新娘同乘花轿开始,对方应该就摆脱了他的控制!
在梦境里的时候,他提出的三个条件之一,是要求红粉新娘说出一条安全离开幽素坟的通道。
彩虹的憐惜
“咒”留在幽素坟的造化当然重要,但在红粉新娘已经被他控制住的情况下,他怎么都应该先问出通道,将厉师姐与晏明婳等人送出幽素坟,确定她们远离凶地之后,再独自去谋取机缘,如此才更加保险,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但刚才这一路上,他却把真正关键的问题,全部忽略掉了!
包括打听对方的底细也是一样。
直到刚才接近面前的门户,裴凌才如梦初醒般,猛然回过神来。
他是“咒”的传人,掌握着“咒”的手段,而红粉新娘作为另一位禁忌的下属,身上又岂能没有一些禁忌留下的底牌手段?
想到这里,裴凌继续问道:“若最后还是我得到了‘咒’的造化,那两位……会不会出手?”
“郁”简短的回道:“我所侍奉的那位,不会。”
闻言,裴凌转过头,望向红粉新娘。
喜帕下的粉面桃腮微微一动,鲜艳菱唇勾出一丝迷人的笑意,红粉新娘柔声说道:“妾身伺候的那位,非常厌恶生者。”
“但,应该也不会对主人出手。”
裴凌面色不变,心下沉吟。
红粉新娘与“郁”说的话,他并不全信。
但从现在这情况来看,仿佛那两位禁忌跟“咒”之间,有着什么约定。
“咒”允许两位禁忌也派人前来谋取其留下的造化,而作为交换,两位禁忌,也不能对真正身负“咒”之传承的传人出手……
当然,这只是猜测。
略作思索,裴凌道:“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我不是‘咒’真正的传人,又会如何?”
“郁”极为平静的说道:“你能来到这里,便是‘咒’的传人!”
听到这里,裴凌微微点头,停留这段时间,他已经快到极限。
再拖上片刻,兴许便会跟之前那些鬼物一般,被门户吸收得干干净净,不留丝毫痕迹。
于是,裴凌不再开口,大步往前走去。
红裙拂动,白袍飘扬,红粉新娘与“郁”、“贪奴”立时跟上。
四道人影很快走入门中,瞬间凭空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四野重归于空阔无物。
高大巍峨的髑髅山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森白骨殖堆积绵延,阴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呼啸奔涌。
远处白雾翻腾如煮,森冷死寂。
似千万年一成不变。
※※※
翻涌的雾气,浓重的阴冷,结结实实的缠裹着一行人。
赤红色火焰跃动之际,照出环绕四周的一张张符箓,清灵之气不断逸散,戒备四周。
傅玄序、终葵越棘与宁无夜眉睫间尽是灰黑色的霜雪,他们已经在雾气之中走了许久。
悬浮在面前的罗盘,茶楼的位置,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
忽然,傅玄序停下脚步。
终葵越棘与宁无夜立时跟着站住,玉玺与飞剑,已然瞬间握入掌心。
只见傅玄序眉头紧皱的传音道:“这点路,我们已经走了很久!”
不 游泳 的 小 魚
闻言,终葵越棘与宁无夜面色瞬间凝重起来。
符阵、【民心所向】以及眸中剑这些手段,都没有任何反应,说明这附近,没有鬼物靠近,也没有其他危险。
一夜情未了:老公,手下留情 小說
但此地乃是幽素坟,发生任何情况,都有可能!
略微沉思,终葵越棘传音问道:“是不是误入哪处法则之地?”
傅玄序微微摇头,尔后传音说道:“我一直盯着罗盘,这里没有其他法则之地。”
“而且,如果真是法则之地,其周围雾气,会有一个明显的削弱。”
“但我们这一路行来,一直身处大雾之中。”
宁无夜点了点头,尔后说道:“不是鬼物,也不是法则之地,很有可能便是幽素坟本身的变化。”
“罗盘未必准确,我们最好往回走一段,看看刚才有没有走错路。”
“也好。”傅玄序稍作思忖,便抬手收起罗盘,颔首同意。
三人遂转过身,开始往回走。
篱悠 小说
“嘀嗒”、“嘀嗒”、“嘀嗒”……
阴气凝结的水珠不时拍落在松软的泥地、虬结的枯枝间,发出冷寂的声响。
三人运转目力,一寸寸辨认着地上的痕迹。
片刻之后,他们发现,前方的雾气之中,影影幢幢矗立着一座茶楼。
其细节看不清晰,轮廓却极为眼熟。
三人顿时面色一喜,却没有立刻靠近。
傅玄序与终葵越棘立时仔细检查符阵以及【民心所向】,反复数次,没有任何问题,遂又施展手段,远距离探查茶楼的情形。
宁无夜双目微阖,通过眸中剑,全力以赴感应四周。
半晌之后,三人终于可以确定,茶楼没有问题。
他们刚才应该是方向走错了!
暗松一口气,三人这才朝茶楼走去。
很快,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座典雅的木制楼阁,门外还挂着一面五成新的茶旗,正随白雾阴风恣意飘荡。
似察觉到三人的靠近,木门跟之前一样,主动朝内打开。
这一切如此熟悉,三人心头略松,立时走入其中。
“砰!”
下一刻,木门紧紧关上。
听到身后的动静,三人微微一怔,定睛一看,却见面前长廊阴森晦暗,地面散落着些许枯败的骨殖、不知道什么生灵的皮毛与牙齿,琉璃窗外,白雾翻涌如沸。
整个茶楼空无一人,没有任何生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