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笔趣-937 虛空之地看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当荣家三口抵达望天缺城,来到总部办公楼时,何司领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待多时了。
荣家在龙河下方经历的一切,也早有士兵汇报完毕。
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何司领依旧听荣陶陶汇报了一遍任务全程。
几番话语落下,何司领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所以……”何司领伫立在窗前,遥望着窗外一片银装素裹,“风华也想前往凌薇所在之处,去探寻魂武世界的秘密。”
关于高凌薇身上发生的事情,荣家人早已如实汇报,何司领也早已知晓。
徐风华沉吟片刻,开口说道:“近期,各式各样的事件接二连三发生,世界性的危机频现,包括超乎我们想象的旧世之人组织。
一切迹象都在向我们表明,我们所在的世界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我的想法也很简单。一方面,凌薇是自家孩子,是咱们雪燃军的兵。
另一方面,不管我们未来要面对什么,也不管这个世界要变成什么模样,由华夏人率先参破其中秘密,终归是好的。
抢占先机是极有必要的,历史也无数次的表明,落后就要挨打。”
“这是真理。”何司领重重点头,关于“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从上个世纪走过来的人,心中颇有感触。
何司领突然开口询问道:“你是否想去未来看看?”
徐风华:“……”
何司领转头看向徐风华:“现在,你有着和安河一样的能力。
就像安河之前来到龙河那样,对于一切的迷茫与未知,未来,终究会给你答案的。”
徐风华:“回来的途中,我曾尝试了一下,但我的魂法等级过低,目前并没有施展至宝的能力。
又或者,我还没有找到施展至宝的秘诀,单单是情绪契合也许还不够。
此次前往南极洲大陆,我将试验一下心中的猜想。
既然安河能过豁免伤害,也许我也能在南极洲大陆生存,我会带着淘淘的夭莲分身,带着远山的云雾分身,共同去往虚空漩涡之中。
如若能寻到其他虚空至宝,那自然好。
秘書公認
如若寻不到,待我的虚空魂法级别高一些之后…如你所说,也许未来会给我一个清晰的答复。”
古 夜 天
“好。”何司领看着神情坚定的徐风华,又看了看荣陶陶和荣远山。
雪境,荣家!
小儿媳高凌薇已经率先迈开了步子,通往了世界的尽头,却被某些神秘的存在限制了人身自由,也限制了情报传递。
但无论如何,昔日里的年轻女孩,已经接触到了那个层级的存在,也在努力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
高凌薇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实现了弯道超车,也成为了最接近神明的人。
既然高凌薇可以,荣陶陶没理由不可以,徐风华…更可以!
魔霖魔霖。#reload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荣家会给雪燃军、给华夏、给世人一个完美的答复吧。
何司领沉声道:“南极训练营的事儿,我会给你们安排,你们回去等我消息,时刻待命。”
“是!”
“是!”
荣家几人起身离去,何司领看着房门关闭,他也低头看向了桌上的座机。
沉默半晌,他拿起了听筒,按下了键盘上唯一的红色按钮。
电话刚响一声便被接起,何司领神情肃穆,军姿笔挺:“报告!”
……
返回了石头小院的荣家人,恶狠狠的饱餐了一顿。
随后,荣远山也召唤出一个云影人分身,将云巅至宝缓缓渡进了云巅分身的体内。
果不其然,云巅分身对云巅至宝没有任何的排斥属性,融合的非常顺利。
有了时刻可以破碎成云雾的云巅分身,荣远山自然也有了闯荡虚空之地的底气。
只不过他更像是个警报器,协助妻儿探索。
在那一方危险的区域里,云巅分身没有任何成长的可能性,修行不了魂法。
荣陶陶倒是没有立刻召唤夭莲陶,他没什么好实验的。
他只是在程媛妈妈的悉心照料下,理了理头发,让自己干净清爽一些,以更好的精神面貌去面对未知的虚空。
随后,他返回自己的卧室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在了大床上,将高凌薇的枕头当成了大抱枕,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可惜,屋内的被褥总是被勤快的程媛换洗,女孩的枕头上已经没有了她的气息,只有洗衣粉的清香。
荣陶陶这一睡,便是一下午加一整夜,颇有点报复式睡眠的意思。
直至第二天上午时分,荣远山敲开了他的房门,告知他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最开始登机时,荣陶陶还没有太大的感觉。
直至飞行时长过了好久,脑海中的荣阳露了一次面之后,荣陶陶看着枕着父亲肩膀小憩的母亲,他这才意识到:
最后的最后,还是家人陪伴在自己的身旁啊……
二十岁,正当是朋友圈爆炸式的扩大,认为狐朋狗友大于天的年纪。
但荣陶陶却好像直接迈进了中年的境地,看懂了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人,到底是谁……
察觉到了孩子的目光注视,荣远山抬眼望来,微微挑眉,面露探寻之色。
荣陶陶却是咧嘴笑了笑,对着父亲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荣远山哑然失笑,却是不敢动作太大,生怕吵醒休息的妻子。
如此温馨的一幕,让荣陶陶微微心悸。
这是年幼的他曾奢望的美梦,如今,梦成真了。
或许他最应该道别的人,应该是那个年幼执拗的自己吧。
几经周转之下,6月28日这一天,改乘直升机的荣家三口,从南美洲最南端起航,于南极洲大陆最外围-南极半岛的末端平稳着陆。
对于南极洲而言,六月末正值寒季。尽管南极洲大陆没有夏冬这一说,但却有暖季与寒季之别。
值得庆幸的是,雪境魂武者从不惧怕霜雪严寒,这也是当年万安河顺利入选南极训练营的原因之一。
在这一方土地上生存,雪境人有着天生的优势。
“荣指挥!”
“徐魂将!”一幢矮平的建筑前,迅速走来了一队人马。那建筑很有特色,很像是扁平的火柴盒,而且下方还有架子。
将士们穿着黑色打底的军装、迷彩却是亮眼的红色。
棉帽、围巾、手套,将士们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即便其中不乏雪境魂武者,但也没有人给自己找不痛快。
尽管荣远山、荣陶陶和徐风华是三尊雪境大神,但他们的装束也没太出挑。
一家三口都穿着纯白色的雪花狼皮大衣,带着专属于北方雪境的魂兽皮毛,踏上了世界的最南端。
荣陶陶右手拾着花骨朵,也就没有敬礼,直接探出了左手:“冯团长?”
围巾与棉帽之下,冯源只露出了一双灵动的妙目,她伸出左手与荣陶陶握了握,声音中带着特有的温度:“荣指挥,请先随我进屋歇脚。”
官路向東
“好。”
一家三口随着小队人马进入了“火柴盒”建筑里,室内的温度倒是不错。
冯源团长摘下了棉帽与围巾,露出了一张和善的面容,她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很是干练。
荣陶陶开口询问道:“在这里,我们能修行到虚空魂法么?”
冯源示意士兵去倒热水,开口回答道:“大部分时间可以。”
荣陶陶心中诧异:“哦?”
冯源开口答疑:“这里是海洋魂法与虚空魂法的交界地带。与其他魂武属性不同的是,虚空地区的存在状态并不稳定。
虚空地盘时而范围大一些,时而范围小一些,所以此处偶尔也会成为海洋魂法的地盘。”
荣陶陶默默点了点头,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
冯源:“这样独特的现象,对我们是有好处的。”
荣陶陶:“愿闻其详?”
冯源:“一旦越过了虚空边界地带,进入虚空属性相对浓郁的地区之后,空间就变得极其不稳定。
换句话说,当你能清晰感受到虚空魂力的时候,你就已经暴露在了危险之中,时刻可能被空间裂缝撕碎。”
荣陶陶心中一沉,眉头紧皱:“那这里……”
冯源为荣家人一一奉上了热水:“这里是虚空的边缘地带,即便我们大部分时间能感受到虚空元素,但这里几乎不会撕开空间裂缝。”
荣陶陶抓住了一个词汇,开口道:“几乎。”
冯源轻轻点头:“是有过撕开裂缝的先例的,但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时间证明,那是极小概率事件。”
荣陶陶左手拿着热水,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真是一群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士兵呐……
雪境的凶险与困苦,起码还算是有迹可循。
当你拥有了感知魂技能探查周围霜雪,或是荣陶陶干脆将霜雪扑灭了之后,人们是能用肉眼看见敌人的。
但是在这里?
大自然才是你的敌人,无声无息的撕开一道裂缝,你又拿什么做出反应?
沉吟良久,荣陶陶看向了荣远山:“爸,那咱俩就暂时住在这里吧。”
“好。”荣远山当即点头,示意了一下荣陶陶手中的花朵,“把东西放下吧。”
“哦哦,对。”荣陶陶迈步来到了中央桌前,掌心莲花绽放。
顿时,一堆堆的食物倾泻而下,而且越堆越多,都快堆成小山了!
即便如此,食物还在往外倾倒,可是给将士们都看傻眼了……
荣陶陶对冯源点了点头:“帮我挑一下其中的能量棒,剩下的你们收着,犒劳将士们。”
驻扎于此的华夏南极训练营,自然不缺少物资补给,但是送来的物资也是有种类限制的。
哪像荣陶陶这般,好像是闭着眼睛扫的货,把超市的零食统统洗劫一空了……
徐风华将杯子放在了桌上,第一次开口:“能量棒挑出来之后,我们就启程吧。”
冯源急忙道:“徐魂将,这么多年来,我们也通过分身魂技绘制出了一张地图,整理了一些见过的虚空魂兽,也许会对你们有所帮助。”
此刻当然不是客气的时候,荣陶陶直接开口道:“谢谢冯团长。”
冯源看来早有准备,探手向内兜,拿出了一张地图,在身侧的桌前铺开。
冯源:“虚空魂兽的种类很少,数量更是稀少。起码这么多年来,我们见过的魂兽种类,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其他国度在此也有驻扎点,他们的研究进度并不比我们快,所见所闻的魂兽种类与我方完全重合。”
荣家三口凑上前去,在这南极洲大陆地图上,看到了红笔画出的同心圆图案。
冯源:“虚空之地的危险等级,随着接近南极极点而不断增加。
魂兽种类的分布,不是按照不同方位而划分的,而是与南极极点的距离远近而划分。”
冯源手指着最外围的两个圆:“这两片区域是我们探索最频繁、最成功的区域,这里几乎只有两种魂兽。
其一,光彩水母。
異妖昏昏紅於世
这类魂兽状若水母,呈虚幻身体。
大自然的风雪不会侵扰它们,掺杂魂力属性的进攻才会对它们造成伤害。
它们顾自于空中飘摇游动,以虚空魂力为食,不会伤人。
虽然光彩水母不会捕猎我们,但它们能散发出奇幻的光芒,是精神类魂兽,常人见到那炫彩的光芒会被迷乱心智。
不过无需担心,它们的品质很低,大都不超过精英级。”
荣陶陶默默点头,在华夏魂武教科书中,光彩水母是唯一收录其内的虚空魂兽。
除此之外,教科书内再无任何虚空魂兽。
冯源继续道:“第二种虚空魂兽·神秘魔盒。”
荣陶陶:“什么?”
冯源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它…呃,很像是一种宝箱,我们能确定这是一种物品类魂兽,只是它的存世状态非常不稳定。
一旦宝箱被开启,它就会破碎消亡,连魂珠都留不下。
唯有在宝箱没被开启之前,以雷霆手段将它碾碎,才能获得它的魂珠。”
“这……”
冯源继续道:“宝箱的存在会带动周围的虚空元素,增加空间裂缝出现的概率。
所以我给你们的建议是,一旦发现这种箱子,千万不要贸然开启。
要么远距离将它碾碎,要么绕过它前行,别去招惹它。
它的魂珠可以用来添补虚空魂力,但千万不要镶嵌在手腕上。”
荣陶陶:“哦?”
冯源面色无奈:“如我刚才所说,它会带动周围的虚空元素,让一定范围内的空间极不稳定,增加出现空间裂缝的概率。
我就镶嵌了这一魂珠魂技,算是为了科研。
而召唤过一次宝箱之后,它带给我们的只有灾难,只有不稳定的空间。
现在我不敢召唤神秘魔盒了,我也不敢爆珠,生怕它把我的身体撕碎。”
荣陶陶:“……”
冯源无奈的笑了笑,手指上移,指着最后一个圆:“在这里,除了光彩水母与神秘魔盒之外,我们见到了第三种生物,而且还是拥有灵智的生物。
那是一种通体漆黑的小猫,额前印着暗红色的圆圈,有一种日食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我们只见过这类生物不超过十次。它们的玩心很重,总是会扑那些空中飘浮的光彩水母。
但它们也很机警,每次我们都是远远一瞥,刚发现它的踪迹,它就闪烁消失了。
注意它不是逃亡,而是闪烁!所以它一定是拥有瞬息移动之类的能力!”
瞬息移动!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无论各大属性的魂技功效多么千奇百怪,瞬息移动这种魂技,必然得是最为顶级的存在!

求些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