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百一十二章 今當拭往跡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巍桉跨过了此门之后,见对面同样是一座道庐,此刻看着无人,前方有一案一蒲团,旁边有一个终年不息的小火炉,咕嘟嘟冒着热气。
他见案上有镇纸压着这一封纸签,隔远一瞄,上面写着:“此间有茶,请君自用。”
他看着旁侧的架子上摆着一个个茶罐,封贴上显示着不同种类,他也不认识,随意取了一罐名为“云相”的茶过来,拿了茶杯倒出茶叶,又取了小火炉倒下,顿时一股茶香弥漫开来。
他坐在蒲团之上品味了一会儿,只觉清冽醒神,内外舒畅,在这里不知不觉坐了有一刻,原本因入天夏稍微有些躁动的心绪也是收敛。将案上的茶盏清理之后摆回原位,他站起身来,往庐外走去。
然而等他掀帘而出之后,目光所及,顿为眼前的景象而震惊,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境又是泛动起来。
此刻他立身在一座高丘之上,视线开阔,一览无余。。
由此处向外延伸,周围是一座座长圆形制的高台,无数发散着神异光芒的飞舟在飞走往来,起落不定,而下方指引光束闪烁来回,摇曳出道道虹光。天空几乎被这些光华所填满。
而一队队的金属巨人排着整齐队列从广场走过,天中时不时还有一队金属巨人飞过。他还见到其中一队稍微挨近一点的金属那双棱晶眼眸朝他看来,并还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又是乘光飞走了。
在被盯着的一瞬间,他不觉心神一悸,分明感觉自身遭遇到了一种威胁之感,这些看着古怪的神异军卒竟然有威胁自身的能力。
这时有一个声音问道:“可是巍道友么?”
巍桉转首一望,见一个道人笑呵呵站在那里,并道:“巍道友,贫道汪蹂,此前已经收到了许玄尊的传讯,知道道友要来游历天夏,请道友随我来。”
木子心 小说
巍桉应了一声,跟随此人而去。
与这位汪道人谈论了一会儿,他才知晓,此处所落之地的乃是某座海岛之上,并没有直接通向天夏地陆。
这座海岛范围也是极大,是天夏为了控制东庭与本土的贸易往来,特意在中间位置上生造出来的一座岛陆,恰好好在两地之中。
而此地身为中转之地,各类机会不少,从本土迁徙往天夏的人口,有不少就停留在此,故现下也颇是繁荣。
巍桉这时又问道:“我见飞舟往来两边,不知都是去向哪里?”
汪道人回道:“东去方向乃是东庭,乃是海外府洲,也是一处繁华之地,西去乃为天夏本土。”
巍桉默默记下。不过汪道人并没有带他去游览什么地界,而是先把他接引到了一处所书室之内。
巍桉见到书册,道:“这是……”
汪道人言道:“在天夏行走,需先了解天夏之律法,还请道友先行观过,而后才方便去往其他地界。”
巍桉心下了然。
许成通也与他说过,天夏对修道人约束严格,且能力越高约束越大。
他也是理解的。
实际上衡界各城市对道庐的约束一样严苛,所以他早已是习惯了。
他到底是元神照影的修道人,只是用了一会儿工夫,就把所有律法都是记了下来,那位汪道人则是在外等着他,见他出来,问了他两句,见他果然已是记下,便问道:“道友欲望何处去?”
那些书册之中自有天夏大致舆图,他此刻已有了解,道:“我欲去本土一行。”
汪道人道:“道友是现下启程,还是再定期日?”
巍桉道:“我方至天夏,有许多事尚不熟悉,在这里待上几日再是启程吧。”
汪道人自无不可。
巍桉在此待了一共有五日,自觉对天夏有了稍许认知,这才乘坐飞舟,往青阳上洲而来。
坐在飞舟之中,他也是惊奇不已,他能看出这也是一种生灵,但是技艺却是更为复杂。虽然衡界之中运用灵物的技艺非常成熟了,可这等飞天之物也是非常少见的。
因为自身具备灵性力量的话,自身腾空飞驰了,而不具备足够的力量,却是很难驾驭能够飞驰的灵性生灵。
而今民用飞舟也是速度较快,大约半月左右,便就来到了青阳上洲,方至此间,他便看到了那一株遮天蔽日的大榕树,不由感叹道:“何其壮观哉。”
只是等他再是看了几眼,心中忽然感觉有异,不由自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向了前方。
青阳上洲玄府,鹤殿之上,玄首恽尘正站在大榕树之下,此刻他正进入了一个玄妙境地之中。
前些时日坐观之时,发现大榕树似乎与自己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随后他蓦然进入了深定之中,却是他见到了许多以往自己不曾见过的画面,偏偏又感觉这些画面好似又很熟悉。既像是自身经历的,又像是其他人的。
他自己也不知晓,这其实得益于纯灵之所与现世的交通,对于修道人而言,天地变得更为完整,在道途之中理解更远,但同样也带来了许多变数,这里面利弊好坏,就要靠上层修道人的引导和调和了。
而在如今,青阳上洲中的这株大榕树似是受到了一些扰动,进而影响到了恽尘。
恽尘在此间深定,身上气息与大榕树相应相合,不知不觉,气息竟是越拔越高,直有冲破青天之势。
此时此刻,他袖中的青阳轮嗡的一声,自行飞出,并将整个鹤殿都是护持住。
而同在玄府的玄正卫高也是有所察觉,神色一凝,立刻吩咐下面诸修开启阵法,他望向上端鹤殿所在,暗道:“玄首要走到这一步了么?”
恽尘此刻早已忘却了外间,只觉自身内息流转不定,过往法门运转之下,前方之路如一扇扇开启的门户一般向他敞开。
蕭寵兒 小說
他这一脉,修炼的法门本是快过他人许多,竺廷执也给了他很多帮助,但是按部就班修炼下去,或许还要很久才能修至元神之境,可是如今变数的增加,又与那大榕树有了某种应和,却是使得他提前不少时候踏上了此途。
清玄道宫之内,张御有所感应,他看向青阳上洲方向,知道恽尘已到关键时刻了。
此前他为玄正时,不明白为何恽尘能够以浅弱功行坐镇青阳上洲,等他成就廷执之后,对有些事情有了了解,这才知悉原委。
当初神夏后期,诸修曾有过数次大争,也由此决定了此后天夏的格局。
其中有一位合光真人,在某次大争一个人拖住了数倍于己的敌众,为后来同道争取了足够的时间,然而等诸位同道来援时,这位已然身陨了。
所幸其功法独特,还有一缕神魂留下,诸人便送他去落凡重修。这一位靠着过人天资,这一世再次修成玄尊,然而时也命也,等到了天夏与诸派相争之时,他又是在诸派大战中为卫护同道而亡。
众人感其恩义,助他凝聚神魂,再度送其落凡转修,这一次因所修功法不同,得不到前世之遗泽,所幸得了诸人相庇,依旧成就玄尊,并成为了青阳上洲的三位玄首之一,也就是后来化身大榕的那一位。
这一位三世玄尊,皆为卫护神夏、天夏而亡,堪称仁勇无畏。在其化身大榕树之前,曾有同道问其愿望,其言只是遗憾卫护青阳上洲未能任满,却是有始无终了。
其人之言传至玄廷后,也让人颇为唏嘘,而为足其所愿,于是庄首执亲自出手,取了一缕大榕树的精魄,又以道法合了一件法器再塑体躯,拜入竺廷执门下为弟子,也即是如今之恽尘。
不过看护上洲并非儿戏,恽尘能坐镇于此,那是因为大榕树与其能够合同共鸣,除他之外,少有人能做到这等事,再加上青阳轮为护持,足以定压一洲。
就算这样,陈首执当初仍是将自己的弟子卫高派遣下去当了玄正,如此可以确保不失。
张御也是认同此举,不说这一位为天夏做出了诸多贡献,该当有这等恩遇,便是这位当初临去之愿,也当设法成全才是。
不过能够成就玄尊,并无定数,是否可过去此关,还看恽尘自己了。
恽尘此刻闭目坐在大榕树底下,脑海之中有着无数画面闪烁,他感觉那即是我,他也是不觉沉溺其中。因为他既受大榕树引动机缘,那么也自诩承继大榕树的气机之染。
而在这个时候,青阳轮忽然又是放出一阵光华,被此一照,大榕树的气机变得削弱了几分。
恽尘猛然睁开眼睛,眼神之中却是一片清澈,身为真修,过往修持之功起到了作用,就此一瞬空隙之间,他已是守住了本心。
不管过去种种,那只是过去之我;如今之我,只是恽尘,乃是今世之我;过往尽成追忆,未来尚还可期。
他抖抖袖子,从座位之上站了起来,对着大榕树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望你能长盛于此,下来当由我辈佑护天夏了。”
随此语一出,便见他身上气息猛然一涨,便有一道金青色的元神自身上浮现而出,霎时便有万丈光华照遍青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