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txt-第653章 目之所及,心之所向!神猴後裔支援!黃金家族支援!天神氏支援!分享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雪山。
沙漠。
戈壁。
古象雄王国境内。
这里是离天最近的高原,天空蓝得如洗,太阳照得人眩晕,在高原戈壁荒漠上矗立着一座座雄壮丘陵。
这些丘陵冬天时大雪封山,夏天时又露出雄壮伟岸的身躯,千百年如一日的镇守在西昆仑。
在高原上,每一座山峰都有祂的一段史诗传唱故事,每一座山峰都是镇魔的赞神,护法神。
因为这里离天太近,天上的白云在苍茫大地上投射下一片又一片巨大阴影,瑰丽壮阔,奇壮美丽。
这片高原戈壁既是高原最壮阔奇雄的美丽地方,有着高原最高的雪山,有着高原最圣洁的圣湖,有着高原离地面最近的蓝天,但这里也有着高原上最贫瘠干旱的土地和最广袤无垠的荒漠无人区。
一旦脱离部落或商队,孤身一人踏入这片土地,人很快会被千里无人区和缺水口渴给杀死。
忽然!
平静的无人区戈壁上,地上沙硕石子跳动,先是轻微,然后跳动得越来越快。
魔临 纯洁滴小龙
轰隆隆!
轰隆隆!
抬头看向天边,沙尘冲天,有千军万马正在高原戈壁上奔驰,赶路,铁蹄如万鼓擂动落地,地动山摇,这是举着黑石氏一族黑色旗帜的骑兵大军,正朝黑石氏都城黑石城急行军。
人过千,漫山遍野。
人过万,无边无岸。
这一点都不夸张,大地在铁蹄下震颤,苍穹被杀气卷动得风云变色,白云就像牧民鞭子下的牧羊被驱赶离开。
就是这样一支令天地变色的骑兵大军,在一处裸露出干涸河床的宽阔河谷里,被一辆马车拦住前路。
马车的马夫是名身体硬朗的汉人老者,他背靠着车厢,怀里抱着一条马鞭,头上的遮阳斗笠挡在脸上,看起来似乎在假寐,并未注意到有骑兵大部队接近。
铁骑大军根本不把区区一辆马车放在眼里,探路的数十骑先锋部队,速度不减的冲撞而来,目露冷血无情的冰冷。
可就在这数十骑冲近马车时,原本看似在假寐睡觉的马夫,手中皮鞭噼啪抽打空气,爆发出比刀光剑影还锋利的气罡。
令人胆寒的一幕发生了!
足以覆灭一个小型部落的数十骑骑兵,胸膛爆开血箭,跌落马背,重伤惨叫。
马夫并没有一上来就下死手,而是给这些人留了一线生机。
接下来,这名马夫仅靠手中一根普通马鞭,连续拦住几波探路骑兵的冲锋,宽阔河谷倒下上百名惨叫不停的战士。
他们的伤口一致,都是胸前被锋锐气罡切开。
见队伍受阻,这支由几大部落、二三十支中小部落组成的骑兵大军里,陆陆续续有十几人骑着高头大马来到大军前方,呵斥老人,让老人赶紧让路,说他们要急着支援黑石城,今天谁敢挡在他们面前就是与整个黑石氏为敌,他们胯下的战马和手里的弯刀可绝不会手下留情。
马夫这个时候像是终于从熟睡中醒来,他扶正遮阳斗笠,然后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囔一句:“越老越喜欢晒太阳,不小心就睡着了。”
然后又低声一句:“又被公子算准了,支援黑石城的几大部落果然会抄这条近路。”
“喂,臭老头,你在说什么?”几大部落高层毫不客气的大声怒斥,手中马鞭不耐烦的抽打地面,在戈壁滩上留下条很深的痕迹,臂力惊人。
奇伯抬起头看着面前如黑云压城的骑兵大军,脸上并没有出现半点惊慌神色,而是平静的说道:“黑石城已被攻破,黑石氏族长潘多已死,黑石城的自在宗也已经覆灭,千手尊者丹巴也已经身死,黑石氏从今天起已从高原雪山除名,你们现在赶去黑石城也已经晚了,何不惜命退回各自部落,免得白死一遭。刚才伤人只是警告,这次再有人犯前一步,老奴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这些部落高层听不懂汉人的话,当听完手下人翻译后,这些部落高层不为所动,目光凶狠瞪着奇伯:“老头,我们对你已经够客气的了,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今天真的不让开路吗?”
这些部落高层也都有些忌惮奇伯的实力,所以才肯跟奇伯浪费这么多口舌,要不然早让铁骑大军踏平一切拦路石了。
黑石氏族长潘多的死,千手尊者丹巴的死,这么大的事,自然瞒不过他们安排在黑石城里的耳目。他们支援黑石城是假,争夺高层死光后的权力真空和黑石城里的财富,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
至于信仰自在宗,自在佛什么的,那都是唬弄底层百姓和农奴用的,能坐拥权势的高层,都有自己的心思,这些人只信仰手里的战士和弯刀才能给他们掠夺来更多的财富和地盘。
奶爸的异界餐厅 轻语江湖
奇伯一步不退:“在黑石城里有我家公子最重要的人,那位曾经说过一句‘好人不该受苦’,我家公子说他是好人,他只需一心坚定求道即可,今天这件脏手的事就让我家公子来做…但要老奴我说,公子她也是苦命的好人,所以这件脏手的事就由老奴我替公子完成,如果以后要下地狱十八层,那就都让老奴一个人承担吧。”
“因为,好人不该受苦的!”
那十几名高层目光冰冷,不再浪费口舌,手臂一挥,下达命令:“杀!”
刹那。
箭如雨下。
高原勇士都是上好的骑射手,万箭落向河谷中的马车。
但是这些箭雨还没靠近马车,就被奇伯身上冲出的气罡震断,弹开,下一刻,奇伯拿出一枚桃符,封印一方世界,把那十几名部落高层还有几百名贴身近卫都笼罩进结界内。
这是一场杀戮。
是毫无悬念的一面倒大屠杀。
然而当外界铁骑大军攻破结界,之前已经倒在血泊里的各部落高层,又都毫发无损站在原地,接下来,这些高层带着身后的遮天蔽日铁骑大军与漫漫旌旗,继续急行军支援黑石城。
……
……
靠近西昆仑山附近。
眺望向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这里已能隐约看见天际尽头矗立着的黑石城所在黑山。
老道士与傻羊站在一处土山上,注视着脚下的急行军大部队:“这些人都举着黑石氏的旗帜,肯定是小兄弟已经杀进黑石城,各地部落正赶往黑石城支援黑石氏和自在宗!不好!小兄弟有危险了!”
老道士这次没有退缩,而是郑重转头朝山羊说道:“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引走这些人,好给小兄弟留下足够时间离开黑山城!”
他对山羊说话,就好像是他知道山羊能听懂人话。
咩。
山羊一蹄子重重刨坑,鼻孔喷出热气。
“老道我有一计,我们可以再借一次拥措上师和雪山白牦牛,然后……”
只是,今天的拥措上师和雪山神兽的身份,面对那些高原部落的高层们失去了作用,那些部落高层们为了尽早冲进黑石城争夺权力真空与财富,根本不听“拥措上师”口舌,继续带领大部队进军黑石城。
后来被“拥措上师”唠叨得烦了,这些部落高层索性命人软禁“拥措上师”,大部队继续加速赶往黑石城。
眼看这些人要动自己的三师弟,山羊急眼,本就性格狂躁,受不了低声下气委屈的它,直接就发狂了,连老道士都拉不住体壮如牛的它,它一路撞开几个喽啰,直奔那些部落高层而去。
轰隆隆!
大地震动。
一头体格雄壮牦牛奔跑起来的气势何其惊人,仿佛连附近山峰都在摇晃一样。
部落高层们面色大变,都急声喝令:“快快!给我拦住它!”
“别让它撞过来!”
但是他们还是小觑了山羊发狂后的力量,人们只觉眼前有道白色闪电奔跑过去,心里才刚惊呼好快的速度,下一刻,一名部落高层已经被羊角撞飞出老远,当场筋骨断裂,气绝身亡。
发狂红了眼的山羊,连老道士都拦不住,也就只有晋安才能制服,不多久,那些扎堆聚集一起的各部落高层全都被它的力量镇杀。
看着高层全被雪山神兽一锅端掉,剩下的高原部落战士们都有些傻眼和被震慑到了,一时间都忘了大口喘气。
他们生活在高原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到雪山神兽杀红眼,一下子镇杀了这么多部落高手。
白牦牛是雪山神兽,在民间的地位,与赞神、雪山神的地位一样崇高,看到信仰的神灵在人间泼下怒火,有不少人已经下马跪地,祈求神兽息怒。
这场景把一旁的老道士都看得愣住。
心里忍不住嘀咕一句:“大师兄果然牛逼!”
这绝对是一句赞扬的话。
山羊撞死所有对它不敬的高层后,咚,山羊蹄子重重砸地,原地砸出个碗口般大的坑,虽一羊,却有横山之势,挡住千军万马前进的路。
群龙无首的大部队,一时间被山羊震慑得面色犹豫,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否继续前进,支援黑石城。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天际尽头,传来如雨点的马蹄声,又有一支大军在高原荒漠上不停换马的朝着黑石城急行军来。
老道士面色微变,以为是又有黑石氏下面的其它部落支援黑石城了,不过很快的,他脸上露出惊疑神色。
那支急行军骑兵,并非举着黑石氏的旗帜,而是举着神猴后裔部族的旗帜,神猴后裔部族离黑石氏并不远,两大部族隔着喀喇昆仑山脉相望。
突然,急行军的神猴后裔大部队,方向一变,朝这边拐了个大弯发起冲锋,老道士和那些黑石氏各地部落战士,全都面色大变。
太乙 小说
“上马!”
“举刀!”
“该死的,是住在神山背面的那些神猴后裔部族!”
今天发生的奇事太多了,那些杀来的神猴后裔部族,在看到老道士和山羊时,全都停止了冲锋,直到几名年轻勇士一脸惊喜的走出大部队,老道士脸上也出现喜色,那几人都是昆仑雪山里的熟悉面孔。
“拥措上师吉祥!”
“护法神吉祥!”
护法神喊的是山羊,雪山白牦牛的史诗传唱不少,都是与守护雪山有关的,所以雪山白牦牛也是人气最高的护法神之一。
老道士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们这是……”
经过简短谈话,很快了解到始末,神猴后裔一直没有忘记晋安在西昆仑山时对神猴后裔部族的友好与舍命帮助,晋安、拥措上师、老道士、雪山神牛、倚云拉姆、奇伯的事迹,已经在神猴后裔部族传唱开来,当得知救命恩人孤身一人杀进黑石城,靠着一己之力真的杀死黑石氏族长和自在宗的千手尊者,就连神猴后裔全族上下都是震惊无比,当得知黑石氏各地部落不死心,正在组织更大军队杀回黑石城,要为黑石氏族长和自在宗报仇,懂得知恩图报的神猴后裔部族快速组织起部落勇士,一路不停换乘马匹,翻山越岭杀入黑石氏,赶往黑石城救援晋安。
危难时刻才知谁是雪中送炭,老道士感动,眼眶湿润。
“这次不止我们赶来救援晋安道长,我们得到消息,黄金家族、天神氏也都派人赶来救援晋安道长。他们离黑石氏有点远,最迟两天内会赶到。”
老道士热泪盈眶:“小兄弟,你听到了吗,你并不是一个人孤身战斗,目之所及,心之所向,我们肯定能成的!你肯定能成功的!”
那些黑石氏下辖部落的战士,一听到高原六大部族里有三大部族都赶来救援一个汉人道士,这些人全都是目露不可置信,都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听错了…他们既惊骇又疑惑不解,那个杀入黑石城的汉人道士究竟在高原上做过什么,能让三大部族的人不惜与黑石氏开战,也要千里迢迢,翻山越岭的赶来救援?
就连雪山神兽都帮那个汉人道士。
迷茫。
无措。
再加上无人指挥的士气低迷。
这些人几乎没有什么反抗的就都选择了投降。
三戒大師 小說
“我们不是贪生怕死,怕了你们神猴后裔,才向你们神猴后裔部族投降!我们是因为雪山神兽,不愿意与雪山神兽为敌,所以主动放下兵刃!从今天起,我们的部落就只信雪山神兽,雪山神兽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这些人即便投降了也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最后还耍了个小聪明,白牦牛肯定不会说话,自然指挥不了他们,而且信白牦牛和继续信黑石氏并不冲突,只要是高原子民就都信仰雪山白牦牛。他们并不知道眼前不是普通的白牦牛,而是比牛还壮实的羊。